左兵围着房车,美滋滋的转了一圈后,回来看到赵欣瑜还在,脸立马耷拉下来。

    走到对方面前,没好气的说道:“你咋不走?等着我给你养老?提醒你一句,你最好赶紧离开,不然我就把你送给哥布林。”

    赵欣瑜本来想着自己死皮赖脸的留下,可一听这话,再看左兵的表情似乎没有开玩笑,顿时吓得面无血色。

    这小子对自己态度一直不怎么地,不说百分百,百分之五十的可能性他能干出来。

    万一自己真要是被扔给了哥布林,那后果绝对会很惨。

    赵欣瑜赶忙想了个借口,问道:“我……我就是想问一下,能不能用别的东西换你那个木头车子?”

    其实也不算是借口,看到房车的时候,她就想过能不能住在木头车里。

    能睡在里面,至少晚上能安全一些,不用太过担心。

    左兵一听,嘴角微微上扬,脑袋一歪,露出的似笑非笑的表情,但没有说话。

    赵欣瑜还以为有戏,赶忙转身要过去取爬犁,却听到左兵淡淡说了俩字:“不换。”

    “你……”

    赵欣瑜身子一僵,回头气呼呼的盯着左兵,后面的话愣是没敢说出来。

    甚至这几天因为左兵憋了一肚子的气,她都不敢发泄,谁让人家厉害呢。

    “怎么?还不走?”左兵冷笑着,目光有意无意的瞥向哥布林。

    那意思很明显,就是你要再不走,老子就把你送给哥布林。

    打又打不过,瞪着人家人家也不会少块肉,赵欣瑜最终只能无奈的冷哼一声,转身拉着爬犁离开了。

    看着赵欣瑜的身影消失在迷雾之中,左兵微微眯起了眼睛。

    这个女人给他的感觉城府太深,所以一直都避之而不及。

    至于未来她会不会找机会报复,那就等以后再说,看她有没有这个能耐了。

    不再去想赵欣瑜的事儿,左兵兴奋的跑到房车门口,打开了房车门。

    一开门,就可以看到房车的客厅卡座沙发,沙发前面有个升降桌子。

    进去后,门右边有一个烧火的炉子,左边是灶台。

    往里走的过道一边是卫生间,打开门,里面有便携式马桶,洗脸池和淋浴。

    最里面是一张很大的双人床,头顶是一圈吊柜,放东西用的。

    除了这些,拖挂房车里没有别的东西,什么空调水电一类的都没有,灯自然也没有。

    但是四周有一些不太大的窗户,也有隐私帘。

    说白了,这就是一个最低配的拖挂房车。

    况且即便是有这些功能也没用,大雾之中,末日之下,哪里能弄到电去?

    除非搞到很多油和发电机。

    除了这些,最让左兵意外的是,床上的床垫居然是高品质乳胶垫。

    这玩意比海绵弹性好,而且不容易变形,躺着也特别的舒服。

    在原来的时候,最便宜的乳胶床垫,也要几千块。

    哪怕是网上购买,也是四位数起步,没想到系统这么大方。

    “牛逼啊!以后老子又可以睡正常的床铺了。”

    左兵脱了鞋,直接躺了下去。

    软软的,弹弹的。

    “太舒服了。”

    这时马文洁也上来了,看到车里如此“奢华”,同样兴奋不已。

    “大哥,这里真好,比咱们木头车强太多了。”

    马文洁坐到沙发上,兴奋的喊着,两只手抚摸着升降桌,好像再摸媳妇一样。

    虽然他傻,但好坏还是知道的。

    这几天不是在棺材里,就是在露营的,真的太遭罪了。

    不仅难受,还要随时面临被怪物偷袭的危险,着实也是没怎么休息好。

    现在看到房车,自然会本能的开心。

    “这就是最基本的配置,不过在这里确实不差了。”左兵翻了个身,美滋滋的回道。

    可能是太舒服的原因,说完话,左兵就感觉睁不开眼睛了。

    赶忙叮嘱马文洁,让他转告平头哥他们看好东西,然后就睡着了。

    马文洁也犯困了,但现在还不能睡。

    打了个哈欠,赶紧起身下了房车,来到火堆旁。

    笑着对平头哥说道:“妹子,大哥让我告诉你,看好咱们的东西和那个家伙。”

    平头哥头也不太,眼皮也不睁开,微微动了动脑袋,算是回答了马文洁。

    可马文洁不明白,又重复了一遍,就把平头哥给惹火了。

    “我说你是不是瞎?我都动弹了看不到吗?非要我起来骂你你才明白是不?”

    “对……对不起妹子,我以为你没听到,所以就……”

    “你就什么就?滚一边去,烦死人了。”

    狠狠的骂了一顿马文洁,平头哥又趴下开始眯了起来。

    马文洁感觉很委屈,想生气,又生不起来,那模样跟受气的小媳妇儿似的。

    这时一直坐在木头车子边上的小青对着他招了招手。

    马文洁虽然没咋接触过小青,也不喜欢她这种异性,但还是走了过去。

    “你叫我干啥?”马文洁开口直不楞登的问道,一听就是那种不来电的语气。

    小青倒也没在意,笑了笑,又指了指平头哥,低声说道:“你想不想知道咱家姐姐为啥不喜欢你不?”

    马文洁一听,眼睛一亮,立马来了精神头。

    刚才的郁闷一扫而空,回头看了眼平头哥,然后回过头低声问道:“为啥?你知道?”

    小青点点头,然后用特别小的声音说道:“你知不知道你俩不是一个品种的?”

    马文洁一愣,接着脑袋就耷拉下来,六神无主的嘟囔着:“原来妹子也喜欢有毛的。”

    这话听的小青差点笑喷。

    真不知道主人身边为啥留下这么一个大聪明?不过倒也挺有意思。

    失魂落魄的马文洁困意全无,满脑子都是小青的话,平头哥不喜欢没毛的。

    余光扫到了哥布林,眼睛一瞪,拎着钢刀就走了过去,抬手就是一拳,重重轰在了哥布林的脸上。

    “该死的人类,有本事你杀死我,伟大的哥布林祭司是不会妥协的!”哥布林的复读模式再次开启。

    马文洁本就憋屈,一听这玩意又特么开始了,更气了,抡起拳头就打。

    “让你复读,我把你牙打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