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的公公叫康熙 > 第三十章 帝妃
    相对于皇子阿哥的分例,皇子福晋的分例要丰富的多。

    每天里只猪肉就二十斤,白面八斤,陈粳米一升二合,老米六合,鲜菜五斤,剩下几十种调料副食,都精确到几两几钱,每月还有羊肉十五盘。

    实际上,这些就是单供应给皇子福晋一个人的。

    至于舒舒带进来的陪嫁嬷嬷、丫鬟,上了宫册,饮食也按照等级供应食材。

    不过嬷嬷的分例还好,还有猪肉,家下女子就只有菜与米。

    因此舒舒的皇子福晋分例,还要贴补给身边人。

    按照规矩,实际上是主子们先用,剩下的菜再赏人。

    不过舒舒没有那样的习惯,也不想养成赏菜的惯例,就没有再开口。

    两人“食不言、寝不语”的将晚膳用了。

    宫里的菜寻常,点心却算是精致,舒舒就用了半碟子包子、半碟子花卷。

    九阿哥依旧是吃药似的,就着半碗菠菜汤吃了一个金丝花卷,就撂下筷子。

    舒舒将口中的饭菜吞咽完毕,也撂下筷子:“爷每顿都这么多?不是昨儿吃酒的缘故才用的少?”

    九阿哥道:“少吗?这不是正附和养生之道?倒是你的食量,怎么回事?每顿吃这么多不怕积食……”

    “我正长身体呢,吃的饭量也不算多……”

    舒舒说着,不由皱眉:“倒是爷的饭量,比我家小六还少……怪不得爷身上摸着都硌手,吃这几口,跟猫食儿似的,身体可不是亏了……”

    “浑说什么?”

    九阿哥翻了个白眼,并不承认自己体弱:“宫里习惯素来如此,并不重口腹之欲……日常也是七分饱……”

    舒舒只想要“呵呵”,想要重“口腹之欲”也重不起来呀,就那样几样食材,可不是例菜也是固定的,早腻烦了,厌食都是情理之中。

    九阿哥显然也是有厌食的倾向,胃口也饿的小了。

    这个饮食习惯倒不好直接大改,否则身体受不住,还得慢慢增加,让胃口适应了。

    舒舒想着,心中觉得好笑。

    这哪里是当弟弟看?

    怕是连当娘的心也操了!

    *

    乾清宫,西暖阁。

    膳桌已经撤了下去,今日的御膳总共八品,都是猪肉,只因为康熙饮食尚简朴,每餐只食一味肉。

    今天晚膳是猪肉,一应菜品就都是猪肉。

    除了二所的新婚夫妇,毓庆宫的太子、钟粹宫的惠妃、翊坤宫的宜妃,都得了赏菜。

    别的还好,二所专门打发梁九功过去,康熙也想要晓得这小两口是否和睦。

    之前点了董鄂氏,是因为人选合适,也因为这个女子聪敏,与老九有些“欢喜冤家”的意思。

    等回过头来,康熙这当阿玛的,少不得担心起来,这两人要是“欢喜”还好,要是真成了“冤家”,也叫人操心。

    “奴才过去时,九爷与九福晋都在书房呢,小两口脸对脸坐着……听着那话头,是九爷教九福晋洋文,九爷还夸九福晋,说是跟九爷似的有天分……”

    梁九功跟皇帝描述起二所见闻,面上也带了笑:“九福晋学的也仔细,一句一句的跟着九爷学,神态恭敬着……”

    康熙笑着点头,心中也多了得意。

    这人选换的好。

    老九素来慵懒,没有上进心,这娶了媳妇到底不同……

    不管是为了面子,还是其他,能有教导媳妇这份心也是上进……

    董鄂氏又是通律法、明事理的性子,小夫妻教学相长,彼此影响,只有越来越好的。

    总算是又完成一桩儿女大事。

    倒是老八那面……

    康熙的好心情立时散了。

    郭络罗氏倒不愧是安和亲王的亲外甥女,脾气秉性倒是与那一支的女人一脉相传,跋扈无礼。

    这宫里的砖都长着耳朵,哪里有什么能瞒过御前?

    八福晋嫁进来不足月,各种不当之处早就露出来。

    上不能孝敬母嫔,中不能友爱妯娌,下不能宽待侍妾,至今还没有喝侍妾的敬茶。

    不过是自欺欺人,难道那样人就不在了?

    康熙的太阳穴隐隐作痛,对八阿哥莫名生出几分愧疚……

    *

    翊坤宫。

    宜妃也用完了晚膳,正在院子里溜达,一边消食儿,一边逗十七阿哥说话。

    “蛋羹好不好吃?”

    “好吃……谢娘娘……”

    十七阿哥奶声奶气的说着。

    宜妃稀罕的不行,弯腰抱了十七阿哥:“那明儿还过来陪宜额娘吃饭,好不好……”

    “好……”

    奶娃娃应着,口水都出来了。

    宜妃也不嫌弃,拿了帕子擦了。

    一个浅绿色服侍宫女近前,犹豫了一下,小声道:“主子……刚才二所那边有人传话……说是阿哥爷一下晌没有出屋子……”

    宜妃的脸立时耷拉下来。

    旁边跟着的皇子奶嬷嬷知趣,立时上前,接了小阿哥过去。

    宜妃脸色铁青,转身进了正殿。

    那宫女跟了进去。

    “哪个奴才嚼舌?盯着主子?”

    宜妃忍着怒火问道。

    “是赵氏……”

    宫女回道:“赵氏与白嬷嬷是表亲,也出身正白旗内管领,是第八内管领……”

    “黑了心肝的下作奴才……”

    宜妃咬牙切齿,恨得不行。

    她入宫多年,哪里不晓得宫人之间的猫腻?

    “这是容不下正经主子,想要借着本宫压着女主子!你记得此事,明儿寻个由子过去见九爷、九福晋,不用瞒着,原原本本的告诉九爷,让他将院子料理干净了,不要让福晋为难!”

    宜妃吩咐着:“白嬷嬷也放出去,再有人敢私下里勾连阿哥爷身边的人,就是这个处置!”

    宫女正色应了。

    *

    就算舒舒晓得宫里存不住秘密,也想不到二所的消息,这么快就传到康熙与宜妃处。

    夏日天长,即便用了晚膳,离天黑还早。

    舒舒拉着九阿哥,逛了逛二所。

    乾西五所,是五个相连的三进小院四合院。

    以御花园为准,从东到西,为头所、二所、三所、四所、五所。

    如今八阿哥夫妇就住在头所,三所住的是十阿哥、五所住的是十二阿哥。

    这三进院子,一进二进格局差不多,都是五间正房,左右各三间厢房,第三进没有厢房,有后罩房五间,东西各有两间耳房。

    前院的厢房,一侧做了皇子膳房,一侧都是明间,一间是崔公公在阿哥所的值房,另外两间,一间是嬷嬷们的值房,一间是其他太监们的值房。

    五间正房,之前是书房与客厅。

    等到九阿哥指婚,要将二进的正房腾出来,前院就布置了简单住处,东稍间添了铺盖。

    舒舒看在眼中,就觉得这前院卧室不顺眼。

    夫妻分居没什么,可要是想要在前院“红袖添香”,那可得好好掂量掂量。

    第二进正房厢房十一间,就都是舒舒的地盘。

    她自己用了正房五间,东厢做了内库房,装着嫁妆之类的。

    西厢房也都是三明间,一间周嬷嬷、齐嬷嬷住了,两间是小椿她们四个,至于新来的四个,则暂时安置在后院耳房。

    舒舒带来的陪嫁,与内务府进宫当差的妇人不同,不是三班倒出宫安置。

    因是近身服侍,在舒舒跟着九阿哥开府前,大家就只能都住在宫中。

    九阿哥之前并不觉得这院子狭小,毕竟三进的院子,就算太监嬷嬷多,可都是轮值,更不要说能凑到他跟前的只有那么几个。

    真要说起来,这阿哥所比不得毓庆宫,也有三分之二个毓庆宫大小。

    可眼下见舒舒溜溜达达,面上没有嫌弃,可九阿哥停下脚步,莫名就觉得这院子不算宽敞。

    要是能早点分府出去就好了!

    九阿哥带了懊恼。

    要是像八哥那样,十八岁封爵开府……

    九阿哥面上带了向往,随即则是懊恼。

    要是像大阿哥那样,在宫里住到二十七岁……

    舒舒眼见九阿哥停下,看了过去,就见他脸上一会儿笑一会儿恼的。

    “爷想什么呢?”

    舒舒有些好奇。

    “八哥他们的贝勒府都修的差不多,年底就要出宫……爷想着自己什么时候能封爵开府……只盼着别拖太久……”

    九阿哥这回没有抬杠,说了所思说想。

    舒舒不由觉得眼前发黑。

    九阿哥什么时候封爵开府?

    要是真要封爵才能开府,怕是要有得等!

    康熙就封了两次皇子,一次是今年,一次是一废太子后,康熙四十八年。

    这算下来,还有整整十一年。

    “爷……宫里皇子都要封爵才能开府吗?这成亲了,人口滋生,阿哥所也不宽敞……再说了,往后当差,这出入内廷也不方便……”

    舒舒没有立时说话,而是小夫妻俩回了内室,才小声的询问。

    九阿哥想了想这个可能,摇头道:“没有这样的先河……汗阿玛那一辈,伯王、两位叔王都是大婚后封爵开府,除了王俸,主要还分人口……王属佐领,还有王属包衣管领……一个王府,比阿哥所大多少倍,上下执役的人多了,按照八旗规矩,都是王府属人中遴选……”

    舒舒依旧不觉得九阿哥、十阿哥等无爵皇子真的会等到康熙四十八年封爵才会出宫。

    真要那样的话,行动都在皇帝眼皮子底下,还掺和什么夺嫡?

    咦?

    舒舒眼睛一亮。

    或许这是规避风险的法子?!

    老实猫在宫里,只要不封爵就不张罗出去!

    那样外头夺嫡再热闹,也是旁人的热闹,掺和不进去。

    这样想着,舒舒就笑了。

    九阿哥只觉得莫名其妙,却是心里酸酸软软的:“嫁进宫里,就这么欢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