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你闪耀若星辰 > 第132章 雄狮觉醒
    秦曦吃晚饭后,扬起小脸,冲兰梅笑,明眸皓齿,一脸天真可爱。

    兰梅看着她露出了八颗牙齿的笑,洁白的小白牙快晃花她的眼,她脸上笑着,在心中想到:这丫头怎么了?

    “兰姨,嘿嘿嘿……”秦曦一笑,好似群花失了颜色,只有她的笑容最为灿烂夺目。

    连着傅如笙也看得出来她的喜悦,可她不敢掉以轻心,因为她觉得有句俗话说的好——事出反常必有妖。

    小丫头帮着兰梅收拾了碗筷,足以见得她内心的喜悦,只是因为他的一句呢喃,她便可以把所有的不开心都忘却。

    秦曦端着一碗热粥上了楼,可郑彬躺在床上,并没有一丝要醒的意思。

    她放下托盘,和衣睡在了他旁边,想着他醒了再问。

    可她还没来得及确认,郑彬就在凌晨五点的时候睁开了眼睛,眼睛里睡意全无,视线往下看着她放在自己胸前的手,缓缓地活动着僵硬的四肢,轻柔地侧身,满眼心疼地看着就在眼前的她恬静美好的睡颜,抬起放在她腰上的右手,摸上了她的脸。

    他的脸缓缓靠近她的脸,温凉的嘴唇亲吻了一下她的额头。

    “辛苦了,阿曦。”他小声说到。

    右手往下,摸上她的肚子,曾经平坦的小腹,已经微微隆起,他低头,在黑夜里朝着她的肚子说道:“也辛苦你了,儿子。”

    似乎觉得不太严谨,他急忙改口道:“辛苦你了,孩子。”

    说完,他收回了冰凉的手指,怕把自己身上的凉意传到她的身上去。

    他抱着她的头,轻轻抽回了垫在她脖子下的左手,蹑手蹑脚地从温暖的被窝里钻了出来,生怕吵醒她。

    身材高大的男人站在窗边看着她,她的睡姿已经不似从前那么不规矩了,她侧着身,双手在被窝里护着肚子,两只腿微微弯曲并在一起,隔着被子他都能看见她美好的曲线。

    他从裤兜里掏出了那个破了皮的十字架手链,放在了她的床头,走到房门口时,连连回头看了她好几眼。

    轻手轻脚地关上了门,回了房间洗澡换身衣服,路过镜子时看见镜子里的自己已经在不知不觉间把头发弄成以前她喜欢的模样,连忙重新洗了个头,头发已经长长了,吹干后软趴趴的,他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镜中的他,就像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孩子似的,他依旧是那个失去了记忆的阿润。

    等他收拾好下楼,兰梅已经在忙活两个人的早饭了。

    兰梅看见他,也是一愣,随即朝他点了点头。

    他扣着手腕上的手表,沉声嘱咐道:“等她起来了,给她备点酸的东西。”

    “啊,好的。”她很快反应了过来,点头答应着。

    她总觉得眼前的郑彬,有些不一样了。

    人还是那个人,眼神和语气却不一样了。

    “晚上吃糖醋排骨,备好材料,我回来做。”他急匆匆地扣着袖口的扣子。

    “您......”兰梅道出了心中的疑惑,她也不敢确定,可他给自己的感觉真的是太熟悉了。

    “知道就好,别张扬。”他抬眸,警告着兰梅,“先不要让秦曦知道,我还有些事要去办。”

    兰梅欣喜地看着他,重重地点了点头。

    她目送他离开,那个翩翩公子长成了一个沉稳内敛的男人,住在他心里的雄狮正在苏醒。

    天还没亮,他就已经到了公司,路过董事长办公室,他意味深长地一笑。

    等夏秋七点过上楼来给他的办公室植物浇水,就看到他已经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戴着金丝边框眼镜在处理公务。

    夏秋是一脸惊讶地看着他说:“您今天这么早就来了?”

    他的手上还拿着银色的品牌水壶,灌满了水准备给他浇花。

    “嗯。”他有些冷漠地回答到,头都没抬一下。

    夏秋觉着有些不对劲,却还是自顾自地给房间里的绿植续了点水。

    “你倒是心大。”他的声音从夏秋背后传来,夏秋连忙回头看着办公桌前的男人。

    他在笑他,笑他丢了权,却在这儿岁月静好地照顾花草。

    夏秋放下水壶,站起身来看着他,年轻的脸皱着眉疑惑地说道:“您?”

    他没有回答他,抬眸看了一眼夏秋,他眼镜片下的光芒,已经回答了他的问题。

    夏秋的脸上是难以言喻的激动,他踢翻了脚边的水壶,跑到郑彬身旁,一双眼睛瞪得老大,像在观看什么神奇动物似的,左看看右看看,绕着他围着办公桌走了一圈。

    “您都记起来了?”夏秋声音里只有激动,激动,激动!

    他低着头批阅着文件,看也没看夏秋,更没有回答他,沉声嘱咐道:“有两件事需要你去做。”

    “您说。”他知道他一定会有办法的。

    “一、把我父亲送到国外去;二、我会把你调去USA那边,但你的目的地不是纽约,是开曼岛,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2600万的踪迹一定要给我查到,这件事你亲自去做。”他十指交叉,下巴轻放在指背上。

    “是。”夏秋接收到指令,心里不能再清楚明白。

    这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差别,有些人天生就是领导者,有些人他只有被人引导着才能做好事情。

    “我的意思是,钱回不回来不要紧,资金流向你要清楚。”他附加了一句。

    “是,明白。”夏秋点头,表示自己是真的清楚明白了。

    他指了路,自己就知道该怎么走。

    郑彬有条不紊地说着,“现在就回家收拾一下吧,让张葵尽快发起流程。”

    夏秋看着他凝重的神色,咬着牙说道:“那好,您保重。”

    他怎么会不懂他心里想的什么呢,公司里声望是一个很重要的东西,亏本事小,丢脸是大。

    让人力一个老总爬到他郑彬的头上去,说明说什么,说明他没本事。

    “现在各部门都是邱志杰的爪牙,您,注意安全。”夏秋临走前,提醒着郑彬。

    把狮子留在狼群里,他在横,也横不过众人。

    “话怎么那么多,快滚。”郑彬皱着眉说到。

    夏秋一听,倒是松了一口气,毫不犹豫地离开了公司。

    他坐在办公椅上,消化着最近发生的事,并不复杂,但处理起来却很是棘手。

    电脑桌面上有一个视频文件,他苦恼了一会儿,还是留下了视频。

    “我本想放你一马的。”他看着桌面冷笑到。

    他把夏秋调走太过冒险,如今的郑氏更像是敌营,布满了邱志杰的人,他不知道信谁,也不知道该防谁,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别无他法。

    “自己老婆的锅,得背。”他看似无奈,实则语气里满是宠溺,眼角满是笑意。

    右手放在办公桌桌面上,食指轻轻敲打着光滑的桌面,闭上眼睛思考着对策。

    记忆回到出事的那一天,眼前是她的笑容,便觉得十二月的河水也是暖暖的。

    挡风玻璃的碎片刺进身体,河水和血水混合,拉着他开的车不断往下沉,迷迷糊糊快要闭上眼睛时,他看到了好几个人影在自己眼前,他们奋力朝他游来,终于他被人拉了出来,可水流湍急,那人还没把他抓稳当,他便被水流连卷带推地往前“跑”,渐渐地失去了知觉。

    再醒来时,已经是在傅家村,他什么都不记得了,眼前长相平庸的女人就是他第一眼见到的人,下意识地,他有些依赖她,却只是把她当成好朋友。

    她叫他阿润,给了他一个新的名字,说他从小在这里长大,他便傻呵呵地信以为真了。

    偶然一天,他在手腕上发现了一个皮手链,上面的十字架上刻着一个小而精致的“秦”字,让他知道了这肯定是对自己很重要的人送给自己的,而自己也并非阿笙说的那样,是个土生土长的傅家村人。

    因为,他看见村民们看向自己的眼睛里,只有探究和疑惑,他们悄悄问着阿笙他的名字,这时候的阿笙就会红着脸解释,所以,他一开始就知道自己并不属于这里,一切都是阿笙骗自己的谎言。

    他只是失忆了,但脑子却仍旧很聪明,懂得察言观色,懂得思考分析。

    可阿笙实在是太可怜了,连失忆了的他都可怜阿笙,所以他并不怨她,他想,或许是她太孤独了,想要留下自己吧。

    所以哪怕他在等自己的家人,也不敢跟任何人说,只能一个人坐在河边,期盼着有一天,他们能找到自己。

    他还看见好多人在村口的河边钓鱼,怕跟他们弄混,自己的家人看不到自己,所以他总是一个人坐在距离他们很远的地方,一坐就是一整天。

    就算什么也不做,只是看着河边的倒影,也是极其快乐的。

    每天阿笙都会在吃饭的时候催促他回家,而每次她的脸上都是不悦的表情,他知道,她不想自己离开。

    所以他许下了诺言,说如果自己的家人找到了自己,他一定也会带她离开傅家村的,并且会替她找到她的爸爸。

    后来有一天,他回家吃饭时,发现一个美艳动人的女人和一个冷若冰霜的男人出现在了阿笙的家里,阿笙坐在板凳上,低着头一脸忧伤。

    他知道,这是他的家人来找他了,可是啊,那个女人一见他就给了他一巴掌,揪着他的领子质问他为什么不回家。

    是阿笙告诉女人他失忆了的事,他看见刚才那个凶巴巴的女人一脸震惊地看着自己,然后伸手掐着他的掌心,警告着他:「你不要在秦曦面前乱说话,秦曦要跟你亲近,你便不能后退,只能配合!懂了没?!」

    他不知道秦曦是谁,可看见一旁的阿笙浑身抖了一下,他点了点头,一脸害怕地看着她,和男人一同坐在屋子里等着那个叫秦曦的人。

    一个穿着裙子的女人走进屋子里,她长得不如先前打她的那个女人艳丽,美得很是温柔,她说话软软的,一靠近他,满是芬芳,好闻极了,就像是有人在鼻尖吹了一口仙气,让他飘飘欲仙。

    他的眼睛一看到她,心就忍不住猛地跳动,好似它认识她一样。

    他乖乖地跟着她回了家,后来,便是现在。

    郑彬回忆完,猛地睁开了眼睛,心中已经有了一个小小的对策,但他想看看这些人到底要做到什么地步,所以他放了一根长线,不对,是一张渔网。

    可他的渔网漏了一个洞,让他失去了挚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