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极品上门狂婿 > 第七六七章:与姜开元的一笔交易
    第七六七章:与姜开元的一笔交易   

    看到姜子川不愿意多谈南州玉阳宫主唐沁,姜开元也不好多问,索性转移话题。

    

    “今晚我返回姜家之后,便向长老团汇报,姜宁在跟万玉赌石场对质的时候,被他们的人失手误杀了。”

    

    “我不管你今后有什么打算,总之记住一件事,死人是不可能再露面的。”

    

    姜子川非常谨慎,根本不落下任何口实,淡笑着说道:“开元长老放心,今日之后,姜宁已死。”

    

    一行车队离开万玉赌石场所在的东城区,朝着城中心的繁华商业街而去,明玉大酒店就坐落在城中心的位置。

    

    车流如织,姜开元扫了一眼车窗外的霓虹,微叹道:“我出身旁系,得以晋升为长老团成员,我付出了远超别人无数倍的努力与艰辛。”

    

    “可是即便如此,我也长年带队在外面执行各种棘手的任务,跟那些手握重权,只需坐在长老团驻地喝茶下棋,运筹帷幄的长老根本不配相提并论。”

    

    姜子川有些意外,没想到姜开元居然连这等秘密也说给自己听。

    

    姜开元面色有些惆怅,无奈道:“原本我非常看好姜宁,同为旁系出身,这次事件中他的遭遇我感同身受。”

    

    “可惜长老团中派系林立,这件事各方已经达成妥协,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位卑言轻,无力改变姜宁的命运。”

    

    姜子川盯着姜开元,发现他眼神真挚,表情是自然流露出来的,所说的不像是假话。

    

    但是,大家毕竟是第一次打交道,姜子川不可能透露姜宁只是假死,玩了一出金蝉脱壳。

    

    即便姜开元有所猜测,姜子川也不可能亲口承认。

    

    “哈哈,真是让人出乎意料,我以为整个姜家尽是一群为了利益不择手段,颠倒黑白的人,没想到还有你这个‘异类’,真是罕见啊!”

    

    姜子川放声狂笑,言语间根本没有多少对姜家的敬畏,反而满满的嘲讽。

    

    姜开元听着这饱含嘲讽的大笑,觉得分外刺耳,但联想到四年前姜子川在姜家的不公遭遇,一时间也不好反驳什么。

    

    “你也不用在这里冷嘲热讽了,四年前的事情与我无关。”

    

    姜开元严肃说道:“姜子川,现在我要跟你做一笔交易。”

    

    “什么交易?”

    

    姜子川跟姜开元肩并肩坐在一起,态度平和,不知不觉间已经成长到能平视姜家长老了。

    

    四年前姜子川的武道境界是内劲三层巅峰,如今已是武道一重的宗师之境,再加上重塑经脉,以及破而后立的超大丹田空间,个人战斗力远超当年。

    

    姜开元略微沉吟了一下,这才开口,“就以今天我没有当场揭穿你蒙骗陆江生,甚至还主动帮你打掩护,跟你交易一件事。”

    

    “我知道姜宁落在你手中了并没有死,希望你今后能善待他,以前的恩怨,那是因为立场不同。”

    

    姜子川嘴角微翘,露出一丝玩味的笑意,“就凭这,也想要交易?”

    

    “今天你之所以没有当场揭穿,那是为了维护姜家声誉,至于主动掩护,那是为了保全姜家的利益。”

    

    “如果你真为姜宁着想,想要我今后善待他,那就拿出点诚意来!”

    

    被人挡枪使唤了,偏偏对方不念你的好,姜开元心里那个气啊。

    

    可他也没办法,因为在当时的情况下,为了维护姜家的声誉与利益,不得不给姜子川当枪使唤,说到底就是被姜子川给算计了。

    

    这一趟云西之行,跟姜子川打过交道后可算明白了,这就是个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非常难缠。

    

    咳!   

    姜开元清了清嗓子,“这样吧,只要你答应这笔交易,今后我可以在不影响姜家利益的前提下,出手帮你一次。”

    

    “此外,姜宁是这一批旁系子弟中最出色的之一,姜子钰能挑选他辅助自己参与夺嫡,我想已经足以证明姜宁的能力与实力。”

    

    “如果你能将其说服,让他转而辅佐你,我相信会是你参与夺嫡的一大助力!”

    

    姜子川不动声色的回道:“你说的这些条件,似乎有几分能打动我,毕竟我只需要不苛待姜宁便可以,又不需要付出一分真金白银。”

    

    “而你开元长老的一次出手承诺,那可是相当宝贵的,待我积攒够实力返回洛城时,必将对四年前的敌人展开清算,到时就是你兑现承诺的时刻。”

    

    姜开元认真的回道:“只要不损害姜家利益,我个人利益与声誉的些许折损都无所谓,到时候便来找我吧。”

    

    “好,我答应你的这笔交易,善待姜宁,至于是否重用他,得看他的能力如何才能决定。”

    

    明明早就重用姜宁了,但此刻,姜子川却摆出一副勉为其难的样子。

    

    姜开元点了点头,心里微叹了一口气。

    

    今日所做的一切,源于对姜宁的赏识,以及两人同出姜家旁系,为他的不公遭遇感到悲愤又无奈。

    

    车内沉默了好一会儿,姜开元调整好心态后,盯着姜子川郑重说道:“关于四年前,你在洛城的那次事件,我给你一个忠告。”

    

    “这件事所涉及的背景之复杂,远远超乎你的想象!”

    

    “四年过去了,即便在长老团驻地大家对这件事情也忌讳莫深,偶尔有人提起,也会被人警告莫要招惹是非上身。”

    

    姜子川闻言大惊,“在长老团驻地,大家相互谈起也忌讳莫深?”

    

    “这是什么意思,这件事不就是起于姜家夺嫡大战?”

    

    “由于姜家九子忌惮我当时实力与势力太高,会将他们九人横扫,所以发动各自背后的姜家高层,联手制定这个阴谋欲置我于死地吗?”

    

    姜开元摇头,缓缓说道:“这是一大主要原因,但据我推测,背后还有推手,在推波助澜,或许谋划更加深远的利益。”

    

    姜子川心头大骇,细思之下头皮发麻。

    

    要知道,姜家九子背后的相关利益者,已经涉及一大群位高权重的姜家长老。

    

    这相当于大半个姜家,已经是一大群几乎不可战胜的敌人。

    

    然而背后还有推手,隐藏更深的谋划者,这得是什么样的存在?

    

    这样恐怖的存在,为何会盯上当年连宗师之境都还没有的自己……   

    “多谢开元长老的提醒,我会继续积攒实力,但是即便知道要清查当年的事情,向四年前的仇敌复仇万分艰难,我姜子川也绝不会放弃!”

    

    姜子川斩钉截铁的说道:“哪怕为此粉身碎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