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的魔教圣女大人 > 第一百九十七章反转
    演一出戏,给天下人看,她唯一能够想出来,既能够保护齐彧,又能够保全道教和教首的唯一办法。

    齐彧是下一任教首,道教是正道的领袖之一,所以绝对不能和魔教中人有染。

    所以齐彧要对天下人表态,他其实不知情,是自己骗了他!

    “我们不是说好了,有什么事情一起去面对吗?你现在是在干什么?”齐彧压制着心中的怒气,沉声问道。

    苏悦是想把所有事情都揽下来,自己一个人扛。

    苏悦没有回答,而是一咬牙,手腕翻转,一把扣住齐彧的脖子,将齐彧给提起来。

    “现在给我让开,我只要我的炉鼎而已!”

    在场的一众宗师自然看得出来苏悦是在演的,可他们的脸色依旧很难看。

    因为他们有确切的情报,知道了齐彧和苏悦之间是多么的恩爱。

    齐彧在大宣王朝写下的《留别妻》就是证据!

    苏悦不是在演给他们看的,而是在演给天下人看的。

    只要天下信徒相信了齐彧是被她骗的,那么道教就不会有任何危险。

    他们打算用齐彧和她之间那关系来当借口,针对道教和齐彧的计划基础条件就不存在。

    即使齐彧有错,那他也是被骗的,他不知情,信徒大多数还是会原谅齐彧和道教。

    “放开教首!”

    “妖女,快放开师叔!”

    有道教的弟子相信了,纷纷拔剑,对着苏悦,一脸的愤慨,作势就欲扑上来拼命。

    苏悦瞥了一眼这些弟子,嘴角微微上扬,这样最好了,就是要这样。

    现在表现的越是敌对自己,那么就越是能够证明道教和自己没有关系,就越是能够证明齐彧是被自己骗的。

    不过光凭这些,还不够!

    要骗过天下的百姓,还得更狠一些!

    苏悦扣着齐彧的脖子,缓缓地往长生观外走。

    来到石阶上,苏悦看着山脚下的百姓,眼皮微垂,然后在下一刻,就变得坚定起来,看向旁边的一直没有说话的齐彧。

    齐彧也在看着他,平淡的眼瞳下,隐藏的是愤怒。

    苏悦轻咬红唇,不过很快的,眼神就变得清冷起来。

    “妖女,放开我师叔!”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旁边的灌木丛中,突然杀出一道身影,长剑刺向苏悦。

    这人正是秦修!

    苏悦侧身,然后手臂一扬,齐彧就被当做挡箭牌一般,横亘在秦修的长剑前。

    苏悦明显是在拿齐彧挡剑!

    秦修急忙改变剑招,身形一瞬间有些狼狈,真气也有些紊乱。

    苏悦看准这个时机,一剑辟出,一道紫色的剑芒,斩向秦修。

    秦修手中的长剑上急忙横亘在胸前,抵挡这一道紫色剑芒。

    哐当!

    紫色剑芒宛如流星,气势如虹,将秦修长剑碎裂,然后落在秦修身上。

    秦修倒飞进了树林中,一路砸断了好几颗大树,一时间鸟兽四散奔逃。

    秦修出手,就像是一个开头,一群道教的弟子从长生观出来,将苏悦和齐彧围住。

    “妖女,放开我师叔!”

    道教的弟子纷纷围攻上来,金色的正气汇聚在剑身上,就砍向苏悦。

    苏悦周身紫色的真气缭绕,然后纷纷汇聚成一把把长剑,将围攻上来的道教弟子给击飞出去。

    砰砰砰!

    一时间长生观石阶上,道教的弟子纷纷落地,身上都有不同程度的伤势。

    周志雍看着苏悦和道教自导自演的戏码,脸色铁青,不过很快的,就反应过来,身上真气涌动,对着苏悦就是一掌挥出。

    一道灰色的劲风掠过长生观门框,然后携带着恐怖的真气波动,拍向苏悦和齐彧。

    这一掌他是用了全力的,就是想将苏悦和齐彧一起拍死。

    既然现在道教对付不了,那么就先对付齐彧和苏悦。

    苏悦手中长剑一挥,一道紫色的剑气斩出,撞上了那一道灰色的劲风。

    嘭!

    真气碰撞发生了爆炸,地面都抖动起来。

    周志雍走出长生观,然后双手背负在身后,淡漠看着苏悦。

    “妖女,放开文尊,饶你不死!”

    现在如果还一口咬定齐彧和苏悦有染,那也太傻了。

    因为刚才苏悦演的戏,让大多数的信徒都相信了齐彧是被骗的,他再咄咄逼人,针对的用意太明显了。

    苏悦将齐彧放下来,然后站到齐彧身后,将长剑架在了齐彧的脖子前。

    “你可以试试,能不能杀我!不过在那之前,道教的下一任教首可能就要死了呢!”

    周志雍眼睛微眯,如果苏悦真的会杀了齐彧,他的确会出手。

    可现在不行!

    因为齐彧的声望的确很高,他出手会得罪很多人。

    如果齐彧死了,得罪天下人就得罪,他可以全部都推给苏悦,虽然有些折损紫气阁的颜面,可收益比损失高。

    可在齐彧不死的情况下,他的出手,就得不偿失。

    苏悦冷笑一声,准备带着齐彧离开这个地方,可在下一刻,苏悦眉头皱起来,干呕了一下。

    即使这是很轻微的小动作,可齐彧还是注意到了,嘴巴微张,眨了眨眼睛。

    周志雍看见苏悦突然顿了顿,苏悦释放的真气也在这一瞬间乱了,心中一喜,掌化成爪,身影一闪,扑向苏悦。

    苏悦反应也很快,可齐彧的反应比她更快,齐彧的手,已经抬起,与周志雍对了一掌。

    嘭!

    真气激荡,齐彧和苏悦的身体倒飞出去,滑行了五六丈才停下来。

    而他们刚才站立的地方,周志雍站在那里,看着手掌上的冰霜,眼睛幽深。

    体内的真气停滞卡顿了,有一股微弱的真气在冻结他的真气,想消除,可运转过去的真气,只会被冻结,根本无计可施,如鲠在喉。

    周志雍收回手,看向半跪在地上的齐彧,眼睛微眯。

    “你什么意思?”

    苏悦在齐彧身后,扶着齐彧,给齐彧抵消了一部分冲击力,不然可不就是滑行五六丈那么简单了。

    此时苏悦也在半蹲在地上,在齐彧身后扶着他的肩膀。

    齐彧抹掉嘴角的血迹,无视了苏悦担忧的神情,站了起来,真气释放出来,衣袍舞动,头发无风自动起来。

    平静却是坚定的声音回荡!

    “动我娘子者,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