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征服者 > 第五百五十八章 稻伯
    宋老头的执念就是杂交稻,这二十多年间,曾经的永王现在的皇帝对于他的要求几乎有求必应,他觉得自己如果在死之前都没能完成陛下交代的任务,就算死也不能闭眼。

    苍天垂怜,二十三年了,他寻遍大江南北,实验数千次,这一次他成功了!

    幸福来的太突然,以至于让一直不敢放松心神甚至不敢死的宋老头,一下子苍老了许多。

    朱厚炜知道这是宋老头放下了执念,已然失去人生追求目标的缘故,想要他重燃生命之火,想要其再次激发斗志,就得给予他更高追求的目标。

    “十亩地收成如何?”朱厚炜再问,哪怕已经知道答案,可是他还是愿意再听一遍,因为这个答案如同天音。

    “回陛下,十亩稻田,最高的一亩收成六石三斗六升,最低的一亩收成五石一斛一斗五升……”

    一石一百二十斤,一斛六十斤,一斗十二斤,一升一点二斤,也就是说这次收成亩产最低差不多七百三十斤,最高超过七百六十斤!

    稻米产量,南北方差异而不同,但是总结一下,平均亩产大概是两点五石,也就是说这次杂交稻的成功,让亩产翻了一倍半!

    朱厚炜还记得后世袁老研究杂交稻,一开始的时候是亩产四百公斤,也就是六点五石左右,如此一看,大明杂交稻的问世,已然能够达到后世杂交稻亩产初期水准!

    “割稻!”朱厚炜下令,几十个农人立即下田,割完之后称重。

    “陛下,这一亩收成六石一斗。”

    “继续。”

    “六石三斗……六石一斗……五石一斛四斗……六石五斗!”

    一亩亩收成的数据被报到朱厚炜的跟前,让朱厚炜脸上的笑容几乎就没断过,什么是龙颜大悦,这便是龙颜大悦!

    谷侯从美洲带回大量高产作物种子,让百姓在粮食减产的灾年拥有了充饥的粮食,可不管是玉米还是土豆又或者是山芋,总不能代替稻米和麦子,想要彻底解决掉老百姓的粮食问题,杂交稻是朱厚炜能够想到的唯一手段!

    高产作物能让大明的人口爆发式增长,但是还不足以井喷,但是杂交稻可以!

    “宋翁……功在当代,利在千秋!”朱厚炜沉叹道:“实现稻米亩产翻倍,是朕这么多年以来的梦想,也是让大明从此富足的根本,宋翁之功不在谷侯之下!”

    “二十多年了……老朽惭愧,愧对陛下!”宋老头抹了一把眼泪。

    “宋老取得了第一阶段的胜利,难道就已雄心不在?”

    宋老头啊啊了两声,满眼都是疑惑。

    “朕册封宋老为稻伯,世袭罔替!”

    宋老头直接愣了,要不是任兴提醒了一下,都没想起来谢恩,实在是太震惊,他就算是做梦也没想到,他普普通通一个老农夫,竟然会成为勋贵!

    而且谁不知道,在嘉靖朝,勋贵何其难得,古往今来,那些能封爵的要么是开国元勋,要是是朝堂重臣,或者战功赫赫之人,然而在大明嘉靖朝,战功就没有封爵的,战王根本就不能算!

    随着战王一起征战草原的将领谁封爵了?王守仁领兵出关,收复哈密,击溃土鲁番,生擒满速儿,将新疆数千里方圆纳大明版图都没封爵!

    可以想象,在嘉靖朝,想要靠战功封爵何其之难,甚至可以说根本不可能!

    不过天下人也都知道,嘉靖帝不喜欢勋贵乃至宗室,甚至还想方设法将宗室勋贵给移到海外去,这源自于嘉靖帝的一句话。

    祖宗们的余荫不是后世子孙躺在功劳簿上作威作福的资本!

    嘉靖帝虽然没有直接对勋贵动手,但是谁都不傻,都知道在大明早就没了勋贵的生存土壤,他们也从一开始不愿意背井离乡,到了如今都已经准备好远离大明故土,因为都知道,如果不走,嘉靖帝一定会废除勋贵的世袭罔替!

    时至今日,嘉靖帝也只册封了一个谷侯罢了!

    然而,今日,就在这通州农业大学无比寂寥的校园内,大明嘉靖朝的第二位勋贵诞生了!

    而且是世袭罔替!虽然只是伯爵,但也足以震撼天下!

    “稻米亩产六石不是结束而是开始。”朱厚炜感叹道:“宋翁是农学专家,是研发杂交稻的高级人才,朕对于高级人才从来不会吝啬,但是朕希望你们能再接再厉,让这粮食的亩产能够达到十石,十五石,甚至二十石!朕希望在朕的有生之年,大明治下的所有百姓都能不再为生计发愁,都能吃上这杂交稻!只要能达到这一目标,朕要人给人,要银子给银子,要爵位给爵位,封侯乃至封公都是等闲!”

    “草民一定……”

    “宋翁如今是大明伯爵,无需自称草民。”

    “草民……臣……草……臣一定……”

    “好了,好了。”朱厚炜笑了笑道:“朕也不是想给宋翁压力,朕只是给出希望,因为朕觉得只要不断努力,让这杂交稻亩产达到十石,十五石绝对不是梦想。”

    宋老头抹泪道:“臣……只是身子老迈,不知还有几年可活,若是不能完成……”

    “薪火相传嘛。”朱厚炜拍了拍宋老头肩膀道:“人固有一死,朕都不能免俗,宋翁有生之年完不成,还有你儿子和弟子,朕就算看不到,还有朕的子孙可以看到,宋翁何须担忧。”

    “臣记下了。”

    朱厚炜起身走了几步,看向跟随而来的杨一清问道:“杨爱卿觉得这杂交稻亩产翻倍会对大明产生何等影响。”

    “功莫大焉!”杨一清感叹道:“这种事,老臣就算睡梦之中都不曾敢想过,然而如今却活生生的成了现实,让臣恍如隔世,宋老之功绩已然不在当年谷侯之下。”

    “谷侯……大明能够远洋的海船已然超过两千艘,以后该全力制造造钢铁巨舰了,有些事也该提上日程了……”

    杨一清微微一凛,却没接皇帝话头,而是径直说道:“陛下……臣有疑惑更有担忧!”

    朱厚炜奇道:“疑惑?担忧?说说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