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爹地有病妈咪有药 > 第2690章 她不能好了伤疤忘了疼
    第2690章她不能好了伤疤忘了疼

    在程以沫眼中,御时琛对任待何人任何事都态度淡漠,她本以为是他天性冷淡寡情,原来只不过是因为她不是他心里对的那个人。

    而且,如果不是听到他们的对话,她甚至都不知道,她的未婚夫以前居然还结过婚!

    薛悠璃见她误会了,急急解释道,“小沫,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跟他早就离婚了!”

    程以沫用力睁大双眼,两条腿不住地往后退,“悠璃,你把你当朋友,没想到你却拿我当傻子!”

    她是真心拿薛悠璃当朋友,可是直到此刻她才发现这个女人接近自己是别有目的。

    程以沫是薛悠璃回国后交的朋友,薛悠璃很喜欢她的性格,不希望她误会自己,“小沫,你听我解释,我跟他已经没有关系了!我们只是……”

    “不用解释!你说的话,我一个字也不想听!”

    泪水不争气地夺眶而出。

    程以沫捂着嘴巴转身,头也不回地跑开。

    今天,她得到的难堪已经够多了!

    在知道晕倒的人是悠璃后,她甚至特意去花店挑了束百合来探望她。

    来的路上,她一遍又一遍告诉自己,就像林安哲说的那样时琛会送薛悠璃去医院完全是出于善意。

    结果呢?

    她真心实意拿薛悠璃当朋友,却像傻子一样被骗得团团转!

    此时,空荡的病房门口,只有一大束百合被遗弃在那里,零落了一地凄凉。

    薛悠璃盯着门口看了片刻,转头看向站在床边无动于衷的男人。

    窗外阳光倾泻而入,御时琛俊美的脸上明暗交织,情绪看不分明。

    薛悠璃抬手撩了撩耳边的长发,迟疑了好片刻,终于出声打破病房里的尴尬,“御时琛,小沫肯定是误会了,你去跟她解释。”

    “薛悠璃,你倒是大方得很嘛!”眼里冰冷无比,男人动了动薄唇,唇间字字凌厉,“知不知道有时候你这种无谓的同情心,才更伤人!”

    薛悠璃一怔,对上他冰冷的视线,连心跳都停了一拍,“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希望你们不要因为我产生误会。”

    呵!

    这个女人真是胸襟宽广!

    御时琛听着她无所谓的话,脸色更难看了,冷掀薄唇,“可是,误会已经产生了。”

    “那就去解释,小沫那么善解人意,肯定会原谅你。”

    自从认识程以沫起,薛悠璃就觉得她对爱情一直如履薄冰。

    当时薛悠璃便很好奇,什么样的男人能使她这样身世、相貌、人品都一流的女孩爱得如此小心翼翼。

    却没想到,竟然是他!

    老天爷真是爱开玩笑,天底下那么多好男人,为什么小沫爱上的偏偏是他呢?

    御时琛听完她的话后,冷嗤一声,“我为什么非要得到她的原谅?”

    薛悠璃深深吸了一口气,抬眼看着他,“御时琛,她是你的未婚妻,难道你不希望她开心一点吗?”

    “开心?”他唇畔仍噙着笑,可眼底却涌动着森冷的暗色,“薛悠璃,去法国的这五年,恐怕只有你乐不思蜀!”

    “我不是!我没有!”薛悠璃神色一滞,极力否认的同时,下意识地脱口道,“当年我被逼去法国还不是因为……”

    御时琛唇角冷冷一扯,勾出三分嘲弄七分讥诮,“算了,你不需要狡辩!而我,也没兴趣知道你的因为所以。”

    那时,即便她狠心地打掉孩子,他还是拼命想挽回他们的婚姻。

    可她却狠心地去了法国,大有老死不相往来的架势。

    既然如此,又何必再回国?

    如今她主动回来了,他绝不可能再轻易放过她!

    薛悠璃听着他的冷嘲热讽,脸色一白,把满肚子的委屈都咽了回去。

    是啊,当初他就不在乎,现在她又何必再多说?

    病房里一下子安静下来,死寂的气氛,沉默得骇人。

    耳边,似乎只能听到对方沉重的呼吸声。

    薛悠璃垂下眼睑,心头涌出一股复杂的情绪,有失落,也有难过。

    床边,御时琛站在那里,定定瞧着她。

    凤眸中神色晦暗,良久之后,他忽然掀唇,一字一顿道,“薛悠璃,如果我说现在给你个机会回到我身边呢?”

    低沉的嗓音,磁性悦耳,不过每个字都如铁锤般重重砸在薛悠璃的心尖上。

    她错愕地抬头看向他,身侧的两只手紧紧攥着床单,指尖不受控制地轻颤着。

    除了心脏剧烈跳动的声音,她什么也听不到!

    这个男人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回到他身边是什么意思?

    跟他重新开始吗?

    可是,他明明已经有未婚妻了,怎么能若无其事地跟她说这种话?

    过了好半晌,薛悠璃动了动唇,只觉得喉咙干涩得难受,每说出一个字都仿佛要用尽全身的力气,“小沫是我的朋友,而你,是她的未婚夫。所以我们不可能……”

    “呵!”

    御时琛忽然轻笑一声,打断了她的话,漆黑的眸子凉薄入骨,讽刺的口吻近乎刻薄,“薛小姐对朋友,还真是情深意重!”

    薛悠璃呼吸一窒,感觉心脏仿佛被被细细密密的钢丝缠住,绞得她鲜血淋漓。

    她的手攥得死紧,指甲几乎要陷进手心,却丝毫感觉不到疼痛。

    呼吸愈发用力,胸口的起伏也逐渐剧烈起来。

    他说的每个字都像是世间最锋利的刀刃,狠狠刺破她的伤口!

    她咬着唇瓣,错开他的视线,缓缓道,“御先生,我要休息了,请你出去!”

    眉宇间,暗色的戾气隐隐浮动,御时琛强行压下心底的冷怒。

    他扫过病床上那张病怏怏的脸蛋,从唇边溢出一声冷笑,“薛小姐,来日方长,希望你早日康复。”

    说完,他毫不迟疑地转身走出病房。

    ‘嘭!’

    巨大的关门声彰显着离开男人的怒气。

    薛悠璃心脏重重一缩,默默抱紧自己曲起的双腿。

    目光紧紧盯着关闭的房门,她用力咬着唇瓣,却依然无法抑制咸涩的液体涌出眼眶。

    有些人,错过了就是错过了。

    想想当年受过的伤,薛悠璃把自己抱得更紧了。

    从他当初毫无留恋地飞去美国的起,他们就再也回不去了。

    她不能好了伤疤忘了疼。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