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诸天从北帝开始 > 第七百三十三章 万古皆空岁月悠,神兵齐现惊东海
    东海无垠,伴随着几道身影的踏足,却连那漫天风云都要被震散了,无法承受

    “恩恩怨怨,便在今日了结吧。”何七收回目光,舒展了下手脚,化作一道无形无相剑光,无声无息钻入海面,其余人等则借助洛书遮掩,漂浮于半空。

    “法身手段,何七应是走的正统之法。”王腾运转天眼通,这乃是外景修行自然衍生的神通,一双眸子金灿灿,好似化作了高悬九天的大日

    在他的目光中,何七所化的无形无相剑光充斥着玄妙法理,带着法身独有的特性,勾连万千,一可化万,万万亦可凝为唯一。

    少顷,海水泛起咕噜水泡,瞬间就变得剧烈,如同煮沸!

    哗啦!暗哑的声音响起。海水突然塌陷,绕着中央飞快旋转,形成了巨大的漩涡。

    忽然之间,一道纯粹锋锐的剑光盘旋冲出,从漩涡核心冲出,霎时间激荡虚空,漩涡猛地崩散,化作无边剑气骇浪向着四面奔涌。

    其势惊天,震动八方

    哗啦一声!大海仿佛被撕出了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

    光怪陆离的海底被翻出,呈现在众人眼前,瑰丽梦幻

    “生活陆地上的卑劣生灵,竟敢来侵犯神灵领土!”而直到何七攻击,蓝血人大祭司才察觉敌人杀到了家门口,此时周身透明,蓝血流淌。透出一个个篆文般的诡异符号,竭力激发着大阵。

    若它完全开启。足以挡住何七他们一段时间,给自身留下逃遁的充裕时间!

    水色深蓝,波浪汇聚,沟通着海眼,似乎要与附近海域连成一片,形成坚不可摧的防御。

    就在这阵法变化激发的关键时刻,王腾金色双眸也璀璨到了极致,阵法支点犹如星图般映照心头,他一步迈下,高渺真主之相显化,雄踞九天弥罗宫

    铮!其音裂空,穿云入天,岁月扬起,一刀斩出!

    瞬息之间,天地之间似乎有一道道古老的轨迹显化,密密麻麻,繁复复杂,是沧海桑田的演变,是斗转星移的演绎,是人世变迁的演化

    这股力量在牵引着大日,让它东升西降,亦在操纵着春夏秋冬,四季变换

    天地之外,似有无形之物沉浮,又冷清死寂又孕育生机,轮转阴阳,既是开辟也是终焉

    岁月无常!光阴无生!

    刀光色泽白金如焰,高度凝聚,重达万钧,足以将一切阻拦者压成烂泥!

    王家家主与阮家老爷子亦是呼吸沉重,在这刀光升腾而起的瞬息之间,像是渡过了万载那么久,一切都迟缓,被禁锢,截出岁月之外

    “岁月悠悠,万古皆空。”王腾眸光至高漠然,游离光阴之外,不在乾坤中

    刀锋无匹,一切迟缓凝固变得沉重,仿佛天地时光尽被压缩,透出毁灭一切的感觉!

    这一刀遮蔽了天空,爆发出前所未有的恐怖力量,绚烂映照长天一色

    轰隆隆!

    幽暗被开辟,云海被划破,海浪从中分开,从脚下涌过,汪洋裂开,露出一条直达远处的裂缝,深可见底!

    一刀,阵破!

    “什么?!”蓝血人大祭司露出惊色,这包含光阴之力的一刀竟是令他也感到了几分悚然,还带着一种本质源头上的压制

    像是众神之主的俯瞰,等待着他们的朝拜叩首,生不出反抗之心!

    这一刀?!

    东海之滨,外景强者皆是昂首,目光震撼,呆呆的注视着这容纳万古成空的一刀,在海中央升起!如敬神灵!

    “这一刀···”六洋狂客吴季真猛地一抽鱼竿,神色凝重而期待

    不会错的,普天之下,不会有第二柄帝刀

    阮家,东海剑庄,云家,各大势力皆有强者感应到这一刀,风采无上,摄人心魂

    他们知晓,这东海,要变天了!

    咚!

    海面巨颤,显出一道深邃沟壑,像是一只巨大的竖眼睁开,通往无间地狱

    “出手!”就在此刻,王家家主一声低喝,头悬的洛书发光,迸射出道道字符与卦象,将试图愈合的阵法拦下,维持住了现状

    这本就是预定好的计划!由法身强者何七开道,半步法身的王腾破阵,再出手定住天地,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阵法崩溃,海沟内的景貌完全呈现在了阮老爷子等人眼中,里面遍布密密麻麻的凹陷,每个凹陷都有深蓝宛若实质的水液充盈。

    此时,它们抽长变化,苏醒过来,是一个个蓝血人!

    但在海沟里面,最引人注目的并不是蓝血人,而是一座耸立的幽蓝巨塔,它闪烁着金属光泽,两侧有羽翼般的装饰,底部则是巨大的浅碟。

    其上绘刻着一尊神灵,脚踩黑龙,耳串水蛇,形貌威严,正是古老神灵水祖。

    巨塔前方,有着蓝色皮肤和花纹的大祭司对身边几位强者急声传音“你们先去阻挡一二,我祈求祖神降临力量!”

    这几位强者绝大部分是蓝血人,唯有一位做白发苍苍的正常人类模样,大敌当前,他们同仇敌忾,齐声道“遵命!”

    他们话音刚落,阮三爷却已突入海沟,双手抚动身前古琴。

    唳!一道无法描述的轻鸣爆发,阮三爷背后腾起一只尊贵华丽的凤凰,五彩皆备,双翼展开,飞上九天。

    咕噜咕噜,海沟内的海水完全沸腾,迅速化作白气,一个个蓝血人被凤鸣之声摄住元神,周身血液随之煮沸气化。

    凤鸣九天,焚山煮海!

    “果然有半步法身坐镇,还是两位。”王腾长刀斜落,有斑驳波光环绕浸润,让人辨不清上下四方,恍如在过去斩落一般

    他目光扫过,蓝血人大祭司,以及那白发苍苍的人类老者,皆是越过了第三重天梯的大宗师,半步法身强者。

    此刻,四周海水缓慢倒灌,慢慢填补着此处,剑狂何七这位法身高人并未全力施为,而是与那位白发苍苍的人类强者对峙。

    两者似乎相识,有着旧怨,那白发老者的神色不悦,显然耿耿于怀

    “想不到你还没死。”何七叹了口气。

    白发苍苍的人类强者哼了一声“当然比你爹强,只恨他有个好儿子!”

    “你知道的,是非公道在人心,我并不想出手伤你。”何七神色肃然,当年的旧怨太过陈杂,已经不是轻易能放得下

    白发老者微微沉默,到底还是摇头道“不行,我与你们不是一路,还是做过一场吧。”

    但显然何七是不愿的,他一个法身,若是出手镇杀上一辈的大宗师,未免为人所不耻,尤其还是与他父亲,与剑庄关系莫测的老人,进退两难。

    “我来吧,正值突破,也好有人试刀。”王腾洒然一笑,一步迈下便出现在了两人之间

    他身姿挺拔高大,此刻如同一座巍峨古山般横立两人之间,一下便压开了长空,迫使白发老者放出气机,面色严肃起来。

    剑狂何七点点头,再化无形无相剑光而去,冲向了那座幽蓝神塔

    “好!如此年轻的半步法身,你应当便是近来声名鹊起的玉皇吧;也让老夫来称量称量。”白发老者也不阻拦,而是全神贯注的望向了王腾

    哗啦啦的流水之音泛起,他背后凸显深蓝漩涡,但漩涡每一滴水液都是一只蓝色蛊虫,吞吐着剑气,呼吸着锋锐。

    此刻,他的身体开始崩解,每一寸皮肤,每一滴鲜血,都尽数化为剑蛊!

    “无相剑蛊,其中玄妙到可吸纳一番,融入七无绝境改进一番。”王腾见此亦是动了几分念头,身躯之间缓缓有无形波光蕴荡而出。

    他同样也是身躯逐渐淡去,化作数以万计的波光粒子,环绕长空,无形中透着岁月的沧桑与莫测

    “另类的无相比拼?”剑狂何七突进间有所感应,察觉到了这一幕,不由也挑起了眉头

    没想到除了他东海剑庄之外,也有人能掌握这等无相法门,且还融入了光阴之力的玄妙,当真天资无匹

    与此同时,临海城

    城中某处院子内,某位貌不惊人、满是皱纹的老者忽然睁开眼睛,难以克制自身的惊讶“我感觉到了祖神的一缕气息!”

    海沟内有大变!

    他猛地站起,露出九个指头,身边还有五位同伴。

    院落外,孟奇背负长刀,目光沉凝,周遭似有细密的紫色雷霆跳动,呼之欲出,只待一个瞬间。。

    唰~

    万丈海沟内,高姓白发老者像是一堆蓝色沙砾堆成的假人,轰然坍塌,均匀坍塌,变成了一只只细小似水滴的蛊虫,而他身后漩涡法相亦如此,只不过化作的蛊虫接近虚幻,不类真实

    两类蛊虫皆吞吐着剑气,呼吸着锋芒,开始轻微震动,颜色渐渐变淡,很快就接近透明。

    嗡的一下,它们四散分开,消失不见,仿佛与虚空融合为一体。

    王腾所化的波光亦是冲击而至,带着腐朽万物,寂灭万灵的深沉气息,犹如滔滔大海般将重重蛊虫乃至虚空包裹

    他知晓,白发老着的这般变化乃是以自身化作极小剑蛊,而剑蛊处在虚实之间,能融入充塞天地的元气大海

    超脱天地之前,凡是武者,皆要吐纳天气元气,每一个毛孔都受到滋润,从而获得极强的真气恢复之力,保持肉身与元神的活力,一举一动间皆有莫大威能。

    此时此刻,无相剑蛊真正化作了元气大海的水滴,能通过肉身的吐纳渗入体内,天生九窍,每一个毛孔,都是它们天然的通道,而一旦进入体内,剑蛊转为实体,剑气喷薄,肆掠最薄弱的地方,无有能挡,堪称诸多防御硬功的克星,是暗杀的绝佳功法!

    可怕的是,它们遍布周围,与元气大海正常水滴之间的区别很小,很难分辨,若是封闭毛孔。不吐纳元气,只靠肉身支撑,则任何外景强者都坚持不了多久的巅峰状态。很快便会力竭衰弱,被正常打败。

    诡异似蛊,是名剑蛊!

    但可惜,他遇到的是王腾,同样掌控着类似的无相之术,虽不曾与他一般融入剑术,但却融入了光阴法,更加变化莫测

    哧哧哧!

    瞬息之间,长空上像是爆出了道道撕裂之音,肉眼可见的迸发出道道黑痕裂缝,在互相纠缠

    “这样的对抗,还真是少见,恐怕瞬息就要分出胜负,亦是决出生死。”王家家主轻咳,饶有兴趣的观望着这一战

    这等无形无相之争最为凶险,一旦表露一点颓势,便是全军覆没,被对方侵蚀,身心受损

    “无形无相蛊虫,你逃得过法理人力,但却永远跳不出岁月的牢笼。”王腾心神合一,拔升无穷高处,淡漠的俯瞰着两者交融碰撞

    这一刻,他运转光阴法,所有的波光粒子都在共鸣,像是一下子加速了一般,由开辟之初急速转向终焉之末,一切变得破败萧条

    被波光粒子笼罩的无相剑蛊被影响,在重重岁月加速之下竟是生出了淡淡的腐朽之意,连动作都逐渐迟缓了起来

    不仅是蛊虫,连他们所进入的元气大海与白发老者本身也被影响着,在腐朽衰败!

    “这···”白发老者错愣,他也不曾想到会是这般局面,自己的无相神通竟是被压得死死的,若是再纠缠下去,不仅是蛊虫腐朽死去,就是他自己也要彻底衰败,寿尽而亡了

    王腾自是不会给他机会,光阴无生,无形的波光粒子腐朽万物,气息愈发深沉,无相剑蛊逐渐迟缓停滞,陷入了衰败消弭的过程中,不断的受损减少,但又无法补充,愈发势弱

    同时,他也在碰撞中感悟着无相剑蛊的玄妙之处,法理交织的轨迹,逐渐汲取其中精华,化入己身神通中

    百息后,虚空扭曲,两股无形之力再也无法察觉,伴着一声淡淡的撕裂之音,些许残破衰老的无相剑蛊跌落而出,重新组成了白发老者的模样

    此际他面色惨白,身躯若无根浮萍一般,好似一阵风吹过都能让他散去一般

    “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白发老者苦笑而叹,在自己最得意的领域中败给了对手,早已没了翻身的希望

    王腾缓缓凝聚出身形,呼吸平稳,大袖一甩便有成片的剑蛊化为粉末,蒸发天地间

    分出胜负了?远处的剑狂何七亦是愕然回首,同为半步法身,竟是进行了另类的生死之斗

    白发老者轻笑一声,似乎有点惋惜,望了一眼远处的何七摇头道“也罢,输就输了。再有不甘心和痛恨又有什么用,剑蛊符令在乾元手中,他转化出了岔子。

    全力而为会消减寿元,虽然服用了东极长生丹,但一甲子寿元又能消耗多久,故而老夫将剑蛊符令传承给他,免得他总是需要全力出手,你若能从他手中得到符令,一定要将剑庄发扬光大……”

    声音减弱,最后维持他身躯的部分深蓝色蛊虫也开裂,腐朽碎成了粉末。

    一切都走到了尽头,在岁月中腐朽淡去,直至消弭。

    “嗯?”忽然,王腾抬起头。看向那座幽蓝巨塔,随着塔前大祭司一系列诡异玄奥的动作,它开始绽放幽光,似乎在接引一股飘渺但又强横的气息,纯用心灵感应,会感觉天空变得蔚蓝,哗啦之声大作,宇宙之中尽是水光!

    王家家主头顶洛书。正与一位相当于外景巅峰的蓝血强者战斗。

    何七强攻而至,呼吸间绞杀大片蓝血人,打上了幽蓝巨塔的门前

    “人族,我等终究会回来的!”大祭司眼见手下溃败,心念转动,双手忽地往下一压。

    祖神气息融入巨塔,让它闪烁出耀眼蓝光,发出剧烈震荡。

    突然,巨塔装饰性的翅膀张开,下方喷薄出气流,整体变得虚幻。

    轰隆!巨塔往上急射!

    他竟然想逃跑,而且是逃向青冥之外!

    斩草不除根,后患永无穷!何七眼睛一眯,身体顿时化作有无相剑气,不断在有无之间游走,圆润无暇,让人锁定不了气息。

    蓝血人天赋特异,若是不计代价,专心报复,猎杀外出的长老和弟子,肯定会让剑庄损失惨重!

    阮老爷子历经波浪,双手没有任何停顿,背后凸显一尊人像,高冠古朴,面目模糊,似在以天地法理为弦,以自身之道为手,弹动大道妙音!

    当!

    琴声陡变,钟震三界。悠扬飘逸,袅袅不绝,被蓝色光芒包裹抽长的巨塔突有静止。

    忽然,残余的气息涌入巨塔之上绘刻的神灵之相,金属凸出,光芒绽放,脚踩黑龙、耳串水蛇的威严神灵从平面变得立体。手中幻化出一根水蓝色八棱锏,油然往前挥出。

    砰!

    短暂的静止被打破,何七飘渺不定的剑气被打得收敛,凝为实体,但也成功在巨塔上开出了一道裂口

    剑气冲入其中,伴着一声惨叫,将大祭司击成重伤。

    轰隆!

    整个过程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黄太冲和阮家另外一位长老来不及做出反应,就看见巨塔的静止破碎,由静转动,行将钻入虚空。飞上青冥。

    此时,外面幽暗无垠的虚空里浮现出一颗球形星辰。它通体覆盖着一层深蓝海洋,像是水液凝聚。

    海底有一个个凹陷,像是有宝石在凝聚,而巨塔飞向的位置则是海底最深处,那里有一片殿阁,中央耸立着一尊神灵雕像。深蓝近黑,手持八棱锏。脚踩黑龙,耳串水蛇,周围堆放着众多物品,大部分光彩夺目,显然不凡。

    雕像下方,最核心位置供奉着一张古朴素雅的琴,肉眼能看见七根琴弦,但上面似乎遍布着诸多无形之弦,乃法理凝聚。

    它有一种慈悲怜悯之意,似乎苍天不忍,度尽世人,此时光芒收敛,没有气息波动,显得古旧破损。

    阮家镇族神兵度人琴!昔日被蓝血人夺走,正如王家家主所推算的那般,就在此地

    “起!”王腾抓住时机,一声大喝,身披的薪火战衣迸发无比光辉,神兵复苏!

    他直冲而上,紧随何七身后冲入了巨塔中,重重薪火蔓延,一下子化作人道大日普照升腾,蒸干海水,令得被剑气打成重伤的蓝血人大祭司又一声惨呼,身形虚淡到了极致

    神兵?!

    玄天宗少宗主除却光阴刀外竟然还有神兵在身!

    王家家主与阮家老爷子愕然,他竟然还藏着这样的压箱底手段!当真深不可测。

    就是何七也露出惊色,但亦是化作无相剑气冲入塔中大喝道“快以你们阮家的法门勾连渡人琴,将他唤回来!”

    阮三爷与阮老爷子反应过来,齐齐催动琴音,逼出精血,不断呼应着渡人琴

    “供奉给始祖之物,岂能拿回去!”大祭司咬牙,试图阻拦,但却被重重火浪逼退

    何七全力出手,长啸间喷薄万道无形无相剑光,撕裂了大祭司与水祖塑像的联系,一下子击穿了屏障,让渡人琴显露而出,神兵复苏,与阮家的琴音呼应,直接腾飞而起,冲了出来

    “死!”王腾运转殛神劫,元神化作一口小钟飞出,震住蓝血人大祭司,击伤他元神,同时全力催动神兵,将无尽薪火容纳入一刀中

    霎时间,刀起乾坤动,五彩斑斓皆淡去,黑白二色永寂

    天帝踏光阴,横压这一世!

    蓝血人大祭司本就重伤,又接二连三被重击,自是挡不住这等绝杀攻伐,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周身一切迟缓远去,像是被截出了此方天地一般,隔绝所有

    “原来是··天帝··”最后一个念头跃出心灵大海,成为了绝响,消弭在刀光中,被岁月所吞噬。

    另一边,阮家老爷子与阮三爷以精血勾连,全力呼应勾连,终于在渡人琴自主复苏的情况下将它呼唤了回来,破出了神塔

    但同时,水祖雕像亦是微微发光,有一丝丝气息被引动,与渡人琴纠缠并起

    此刻,琅琊城半空,光芒乍亮,虚影纷飞,百花散落,一张古琴破空而出,直飞阮家。

    它无人操纵,又要对抗祖神气息,光芒渐渐收敛,似乎又要陷入沉睡。

    出城未远的九指蓝血人猛地抬头,神情剧变,腾上高空,试图拦截夺取。

    阮家祖宅内,诸位外景同时望向高空,东海境内所有的强者都是神色一变,惊喜而炽热,有人脱口而出

    “神兵度人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