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贞观三百年 > 420 临时工想转正
    “他娘的,那群丘八居然去拜了钱财神的码头,河北省这一下,可真是拿捏到位,捅得张阁老半个屁都放不出来。”

    “怎么个说法?兵部不是还开了个通气会,说是这个月就把拖欠的军费给补上吗?”

    “废话,这几月份了?按照管理,朝廷这时候本来就钱多。可是下半年的预算马上就要出来,你再琢磨琢磨,卡在上缴国库的时候,来这么一出……”

    “我没明白,这不是朝廷的钱变多了吗?”

    “多?你能凭空变钱出来?”

    “你就别打谜语了,赶紧给我说道说道。”

    “这里头的事儿,就在这河北省成了‘拆分税务’的试点。这地方州县的税务局税务所,会不会分成两家且先不提。因为是试点,那么上缴肯定要痛快得多。你想想,谁也不想试点直接试着试着就没了,对不对?所以,今年第一年,怎么地也得政绩上过得去。拿什么考核,咱们不管虚的,就一个,谁上缴国库多,谁就业务能力强!”

    “嘶……”

    “还有……”

    “二位!二位!别还有,别还有,二位,今天小店挂这个牌子,二位贵客还请通融,通融……”

    店里老跑堂的一头的毛寸,胳膊上带着花,不是牡丹就是芍药,看得出来年轻时候混的堂口不错,此刻他提了一壶好茶,放在了两个高谈阔论的年轻官员桌上,然后手指指了指挂账的看板,看板之上,今天悬挂的,是“莫谈政事”。

    之前工人、学生大闹了一年,这看板上的四个字,就没有摘下来过。

    实在是让人怕得不行。

    不过喝茶听戏的地方,不能高谈阔论也没什么,压低了声音说道,倒也问题不大。

    这光景,外地来的客商特别多,但生意是不好做的,学生的抗议游行还在继续,时不时还会有外地的学生过来,每天的热闹,持续不绝。

    有人退出,自然也有人加入。

    且加入之人,大多都是有人支持的,吃喝拉撒睡既然不愁,那就是放开了撒欢,不怼得相公们下不来台,那怎么能算是年轻俊杰?

    和学生们不太一样,一年没正经做生意的老板们,此刻都是竖起耳朵打听消息。

    京城不比别处,一块砖头都不知道砸多少个部堂高官的门下走狗。

    一些看着宛若破烂的鬼地方,说不定住着“凌烟阁行走”的储相。

    不过此刻,不少眼明心亮的豪商,尤其是边疆区做大买卖的,都是来了精神。

    尤其是听说河北道拆分了税务,地方可以直接截留一部分之后,有些商人掐指一算,便有了计较,他们在边疆区、羁縻地区做大卖的,很多时候,就要承担“征税官”一职。

    实际上就是片区税赋统包,某些不发达地区,收税成本极高,朝廷给一个税额之后,就把这个业务外包出去,只要完成征收任务,其余的,朝廷不管。

    所以在这些地方做大买卖的,无一例外,都是人渣中的人渣,因为但凡有一点点良心,都不可能完成任务,最终就是要靠自己的家底来贴补朝廷的税额。

    最重要的是,征收工作的资格,也是要花巨资来购买的。

    当然不同的地区有着不同政策,比如在“天涯洲”,朝廷的要求非常低,只要求“天涯洲”能够征收成功即可,资格本身是不需要额外再支出的。

    其中的缘由,倒也简单,因为征税是官吏代朝廷行事,行使的是国家权力,代表的是皇唐天朝的威权,所以,征收之人,就是“朝廷命官”。

    然而“天涯洲”遥远,所以按照国朝传统,就是“就地取材”“唯才是举”,那么当地豪杰愿意给国家效力这件事情,就代表了朝廷完成了在“天涯洲”的征辟工作。

    于是在“天涯洲”的大部分地区,那些征税之人,在朝廷的用人序列上,就是正式工,是有编制的朝廷官员。

    当然了,当地人“高风亮节”,不要工资,这很好。

    而其他地区,就有些不同,比如说极地范围内的“流鬼国”故地,主要是收毛皮税和盐业税,穷苦是穷苦了一些,但朝廷因为在黑水地区有大量的城市,所以要碾死极地地区不服的土鳖,跟玩儿一样。

    因此在这种地方要去承包毛皮税和盐业税的征收,就得掏钱买这个资格。

    并且在朝廷的序列中,都是临时工,荣誉或许有,编制是肯定没有的。

    有实力的人,一眼就能看出这其中的利润,基本上只要做得好,就是三代吃不尽的那种。

    但问题就在这里,大部分人都没有实力,有实力的只是小部分人。

    一般的中央核心区豪门看不上,因为豪门都有自己的工业区、矿区,撸苦寒之地的小羊毛,实在是上不得台面。

    所以在苦寒之地“为国分忧”的征税人群,都是具备冒险家精神的巨贾豪商。

    现在,他们中的不少人,已经派出了自己的亲儿子或者女儿,前来帝国的权力中心,原本只是为了交付夏粮时期的征税任务,上缴国库之后,他们无非是在帝国的中心读书游玩或者只是享受一下生活。

    然而钱阁老一上台,摆平“靖难军”这件事情他没干,摆平张阁老那张嘴,他就很到位了。

    可惜,这些豪商之后跟张阁老、钱阁老都搭不上话,只有一个地方,他们能露脸。

    中央宣政院院长郑延昌郑阁老,才是他们的指望。

    夏粮入库前后,中央宣政院也是要开大会的,郑阁老的一个重要工作,就是协调官商关系;另外一个重要工作,就是跟进边疆区、羁縻区的开发。

    而这两样,都跟那些承包“苦寒之地”征税工作的巨贾豪商们息息相关。

    在京城打听到了“拆分税务”的劲爆消息之后,几乎所有的巨贾豪商代表们,都想着在中央宣政院的大会上,跟郑阁老好好提一提。

    “为国分忧”这种事情,他们可以更进一步的,他们对朝廷忠心耿耿,可以指钱发誓,自己绝对爱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