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种仙记 > 第五百八十九章 避世阁避难
    清幽的庭院十分别致,阵阵香气扑面而来,使人心神宁和,幽偌从未闻到过如此奇特的花香。一高亭入眼,仿佛直通天际,能看到远处直耸入云的群山,鸟鸣也是如此贴耳。

    再看这周围的树木、花草,葱郁而茂盛,就像有仙家之物的庇护才会长势如此之好。荷花池中,游鱼嬉戏,满池的清水荡起涟漪,微风拂过,又是那一阵独有的花香。

    “看到那个房间了吗,便是门主的,平时不允许别人靠近,就连这后园都很少有人敢来。”清尘见幽偌看向不远处的一座房间,便打断她解释道。

    “看你对这里如此熟悉的样子,应该没少来吧?”李逸砸了咂舌,知道清尘并不像表面上看起来的那样胆小,只要是感兴趣的东西,必然想方设法的满足心底的需求。

    清尘有些尴尬的笑笑,仿佛被别人揭穿了谎言一般:“只是偶尔闲来逛逛。”

    幽偌将青麟扶到到床边,却发现他的脸色依旧青灰,像是被魔气侵体,十分担心:“青麟,你怎么样了?”

    “我没事,休息片刻就会好。”青麟瞪了李逸和清尘一眼,像是在赶他们走一样。

    “那我先出去了,青兄你好好休息,片刻我再回来看你,需要什么就让幽幽姑娘告诉我,我来准备。”清尘被这眼神吓得一个激灵,然后赶紧告辞离去。

    李逸和幽偌打了声招呼也退了出去。

    “青麟,你先休息一下,我就在外面,有事情叫我。”幽偌安顿好青麟便离开房间,纵然二人有千言万语但此时却不是说话的时候。

    青麟看着幽偌关好房门,最后消失的背影,叹了一口气,他很久没这么狼狈了,若不是那天遇到那个人,怎会伤的如此严重,才令那些魔气有所侵蚀。

    幽偌站在庭院之中,顺着香气寻去,竟然在角落发现了几株五彩的花,就像是被人刻意组合在一起的一样,可是却又真真实实的存活着。她走近一看,香气越来越浓郁,果不其然,从走进这后园之中所闻到的独特的花香便是这五彩花散发出来的。

    “见过这种花吗?”

    幽偌正好奇的盯着它看,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赶紧转过身,她如同受到惊吓,竟然毫无察觉。

    “原来是田门主。”幽偌行了一礼,就像这里的人一样称呼他为门主。

    田进点点头,竟直接折了一朵下来,这却是幽偌万万没想到的,不知道他用意何在,这么漂亮的花实在惋惜了。

    “这花叫做香露,你可知它为何要生长在这灌木丛包裹的角落?”田进仿佛在自问一样,不等幽偌开口继续说道:“因为它们需要清晨露水的喂养,才能够保持它的美和花香,它们很脆弱,很容易凋落。”

    “那你为什么还要折断它?”幽偌也是一个爱花之人,这么稀有和脆弱的花就这样失去了生命,似有不满的在责备,此时都已经忘记此人的身份,甚至自己带着青麟寄人篱下休养的事情。

    “呵呵,”田进突然笑笑,笑的有些莫名其妙:“我不折损此花,怎救你意中之人?”

    幽偌一惊,又面露欣喜:“前辈的意思是说这花可以救青麟?”

    “拿去吧,他疗伤的时候放在头顶,花中的精纯之气会帮他排除体内污浊。”田进将花交给幽偌便笑着离开,仿佛在为幽偌态度转变如此之大而开怀。

    幽偌跑进屋里,按照田进所说,将花放到青麟头顶,没想到他的神色渐渐平稳下来,幽偌为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再次退了出去。

    天色从刚刚的略带昏暗,已经变得幽深一片,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田进一直在的原因,清尘并没有来此打扰,而李逸自从之前离开也没有露头,像是不知所踪。

    顺着台阶,一步一步踏上凉亭,登高远望,远处的那座山不正是长生门所在吗?

    夜晚的风声徐徐,幽偌独自倚靠,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返回人界,她甚至有些想念自己母亲了,还来不及陪伴,却又分离如此之久。

    “怎么,想念家人了?”

    一个稚嫩的声音传来,正是困在戒指之中的无邪,带着一副很无聊的样子。

    “你没有家人吗?”幽偌好奇的问,她一直想不通这个小妖孩儿到底从哪里冒出来的,真的是天地孕育而生吗?

    无邪想了想再次发出声音:“没有,我都不知道自己是从哪里来的,或许是被抛弃的。”

    “不是说你是天地孕育出来的吗?”

    “不知道,从我记事起就在流浪,常常听见有人说我是妖,又经常被人欺负,后来我才发现,自己本领很大,于是开始欺负别人。”无邪天真的笑笑,像是因为人们都惧怕她感到开心满足。

    幽偌此时才知道原来无邪也是一个可怜的人,只不过是受尽了世间冷漠,看到的皆是恶,所以才会变成人们心中的妖邪。

    幽偌一挥手,竟将无邪放了出来,小小的身影还是那个看起来长不大的孩子,满脸的天真,唯一不同于人类的是那双蓝色的眼睛,尤其是发怒的时候特别可怕。

    “你这是要放我走?”无邪兴奋的又蹦又跳,这突然来临的自由让她不知所措。

    “我没打算放你走,只是暂时放你出来一会儿。”

    无邪还来不及高兴太久,却又被幽偌的声音打断。

    “呵呵,既然我都出来了,你哪里还会有抓住我的机会?反而是你,我不会让你好过的,这么多天的折磨必须还回去。”无邪面色一冷,那双蓝色的眼睛告诉幽偌她怒了。

    无邪正说着朝幽偌扑了过来,幽偌不慌不忙,无论这无邪被世人说的有多可怕,可是在她眼里她都只是一个没长大的孩子而已。

    戒指散发出幽黑的光芒,无邪再次感受到了心底的恐惧,不知不觉竟缩成了一小团,可这次并没有像想象中那样,全身痛苦被禁锢住,而是暖暖的,还带着柔软。

    它睁开大大的小眼睛,发现一双眼睛正温柔的盯着她看。

    “你这眼睛天生就是蓝色的吗?你若是不生气还挺好看。”幽偌仔细瞅着无邪的蓝眼睛,水灵灵的,清澈透明般的无邪,就像她的名字,只不过世人看到的却是恰恰相反的。

    无邪趴在幽偌的怀中,好像在享受此时的暖意,都忘记开口说话了。

    “我身边有一个和你一样的孩子,他有一双红色的眼睛,也很可爱。”

    “你说我很可爱吗?”无邪从幽偌怀中坐了起来:“你不怕我?”

    “我为什么要怕你,你再有本事不也只是一个孩子吗?需要人疼爱的孩子。”幽偌又补充了一句,像是对无邪喜爱之极,这几天关着她也只不过是想给她一个小小的教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