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极品太子爷王安 > 第1059章 我知道你们怎么出千的了
    “这世界上还有连本公子也付不起的代价?”

    王安十分诧异,哂然一笑:“那本公子可要好好见识见识。”

    “这世界大着呢。”

    庄家眼神阴骘,冷声道:“小子,你可别后悔!”

    王安撇撇嘴,敲着桌面,不耐烦道:“不开赌局的话,直接认输,省得在这里听你废话,浪费本公子时间。”

    “当然要开!”

    另外一个声音忽然插了进来,本来团团围在赌桌面前的赌徒们纷纷被打手们推开,庄家赶紧站起来,恭敬地看向来人。

    来人长得圆圆滚滚,脸上留着八字胡,远远看去活像是只大老鼠。

    “鄙人赌场管事,既然公子想玩,鄙人就亲自陪你耍一耍。”

    管事冷笑着接替了庄家的位置站在王安对面,居高临下地冷冷看着这个来找死的蠢货的脑袋。

    想在赌博上赢过赌场?

    根本不可能!

    红石赌坊开了几十年,自恃赌术过人的蠢货来了一批又一批,不是没有比红石赌坊所有人赌术都高的,但赢过红石赌坊的,一个也没有!

    赌术或许有高低之分,但赌局的输赢,从来都是赌坊说了算。

    赌神来了也白搭!

    “开始吧。”王安懒洋洋摇摇扇子,根本不在意对面的人到底是谁。

    管事看了一眼人越聚越多的赌桌,周围陆陆续还有好些赌徒都朝这边过来,都是些听说有人砸场子来看热闹的赌徒,只是不少都被赌坊的打手拦在外围。

    他略微向周围的打手摇摇头,示意将人放进来,再看向对面的小子冷冷一笑,眼中闪过一丝厉芒,得意地捋了一把八字胡。

    正好,杀鸡儆猴!

    “单双还是大小?”

    管事举起骰盅。

    王安神情轻松:“全押。”

    莫非这小子真有两把刷子?

    管事提起警惕,骰盅举在半空摇晃,所有人都屏住呼吸,骰子**骰盅的声音清晰可闻。

    “啪”一声,管事猛地将骰盅按在桌上:“买定离手。”

    “大,单。”

    王安眯起眼睛,略一思索,折扇点点,范进立马从怀里掏出几锭银子拍在大字和单字上。

    就这?

    管事微微一愣,第一次对自己摇骰子的技术产生了怀疑。

    他迟疑地掀开盖子,旁边庄家赶紧伸头去看,一看之下,顿时松了一口气,大声报道:“小,双!”

    “切----”

    “我还以为多厉害,第一把就错了。”

    “搞不好是赌场……”

    “嘘嘘,看下去看下去。”

    周围赌徒的窃窃私语自然传进了王安等人的耳朵里,范进不着痕迹地看了太子一眼,心中虽然纳罕,但也没有说出口。

    大不了我们还有郑淳公公,打出去也不是不行……

    管事从愣怔中回过神来,暗自呸了自己一声,好笑地摇头,竟然被一个**吓到,这还真是……

    “公子,还来吗?”管事略带讽刺,好整以暇地看向对面的小子,眼神戏谑。

    “当然,为什么不来?”

    王安不慌不忙,那副气定神闲的模样就像他不是输了一把,而是赢了一把似的。

    呵呵,装模作样。

    管事心生鄙夷,摇骰盅的动作却越发花里胡哨。

    “买定离手!”

    王安毫不犹豫:“小,单!”

    管事解开骰盅,庄家继续报道:“开盅----大、双!”

    “继续!”

    不等管事再问,周围人都没有反应,王安直接打断。

    管事心中越发轻蔑,开始把这场赌局当成了个人表演。

    “买定离手!”

    “大,双!”

    “开盅----小、单!”

    “继续!”

    “买定离手!”

    “小、双!”

    “开盅----大、单!”

    “嘶----好像有点不太对啊?”

    再来几次之后,周围赌徒也察觉出了不对劲,说话声音越发大了起来。

    “这个公子哥每轮输就算了,怎么每轮都是恰恰相反的?”

    “是啊是啊,太奇怪了……”

    “不会是赌坊……”

    随着讨论的声音越来越大,王安勾起嘴角,第一次没有喊出继续。

    管事脸色微沉,摇着骰盅的手也越来越抖,神情也有些犹疑。

    连庄家都忍不住看了管事好几眼,微微摇头。

    蠢货!

    管事心中微恼,有苦说不出。

    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真的没出千,也没动骰子!

    这他妈为什么这个公子哥乱叫还偏偏叫出相反的,他也很想知道……

    管事目光和对面的王安一接,看见他眼底的戏谑,顿时心中一惊。

    狗娘的,上当了!

    这个雏……不,这个人……是故意的!

    他微微张嘴,刚准备说话,就被王安抢先一步打断:“本公子知道了。”

    不等管事说话,王安就施施然站起身,折扇轻摇,挑眉和管事对视:“我知道,你们是怎么出千的了。”

    话音一落,四周顿时静得掉根针在地上都听得见。

    过了一会儿,周围忽然沸腾起来。

    “我就知道!赌坊一定出千了!”

    “出千!赌坊出千!”

    “之前我输那么惨,肯定也是赌坊出千了!”

    “对对,肯定是!”

    “出千!还钱!还钱!”

    嘈杂的声浪瞬间淹没了管事的解释,群情,沸腾了!

    证据?要什么证据?

    他们可是亲眼看见每轮小公子说的都是相反的!

    运气能做到吗?

    这话谁能信?

    肯定是赌坊做了手脚!

    “放屁!都他么给我安静!”

    管事气得浑身发抖,打手们赶紧上前拦住,但赌徒人数比打手多,群情激奋下,打手也不敢硬来,反而让场面更加混乱,甚至有人趁乱去其他赌桌把桌上的银子铜板偷偷藏了起来。

    “是他!是他故意叫反的!”

    管事无力地解释,气得脸红脖子粗。

    “本公子故意?”王安笑得一脸无辜,“你在开什么玩笑,本公子可是来砸场子的,有什么理由故意叫反啊?你说说看?”

    管事满脸涨红,八字胡一抖一抖:“你、你故意叫反,就是为了挑起乱子!”

    “这理由你也想得出来?”王安哈哈一笑,“出千就是出千,莫非红石赌坊的管事,连这个都不敢认?”

    “是啊,是啊!敢做不敢当!”

    “垃圾红石赌坊!”

    “出千被抓还不敢认,呸!骗钱赌坊!”

    王安这话一出,周围赌徒的情绪更加激昂了,他们可不认管事的说辞,就像这小公子说的,他是来踢馆的,肯定不想输啊!

    红石赌坊输不起!

    他们之前的钱肯定也是这样被骗走的!

    连庄家和打手看向管事的眼神都有几分埋怨。

    赌坊做手脚不是一次两次,但至少你做得隐蔽点啊,明着跟别人叫的相反是怎么回事,生怕别人看不出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