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极品太子爷王安 > 第1033章 本宫送你们去见佛祖
    “怎么有只苍蝇乱叫,老黄。”

    王安掏着耳朵,置若罔闻,懒洋洋叫了一声。

    老黄咧嘴一笑,蹭蹭几步踏着柱子上了八方客的楼阁,在华丽的装潢上留下几个难看的泥脚印,眨眼间就到了楚潮面前,伸手要去抓楚潮。

    “好胆!”

    原本在阁楼中端坐看戏,一个豹头环眼的络腮胡大汉瞬间两眼圆瞪,一甩手,一个酒杯就朝老黄飞去。

    嗖!

    听到破空声,老黄连忙缩手,饶是他反应再快,也被酒杯蹭到了手掌侧缘,顿觉一阵剧痛难忍,抬手一看,立时大吃一惊。

    这一下酒杯刮蹭,竟让他手掌去了一大块皮肉。

    若不是他缩手得快,这一下就能把他手掌打个对穿!

    高手!

    甚至有可能,实力不逊于统领!

    老黄忌惮地朝那大汉看去,想到楼下看着的太子,咬牙摸上腰间神机弩,正要拔出来,突然听楼下传来一声:

    “老黄,回来。”

    听到太子的命令,老黄毫不犹豫翻身下楼,丝毫没有半点纠缠。

    “替老黄包扎。”

    王安将老黄的伤看在眼里,拍拍老黄的肩膀,说了句辛苦了,转头把人交给老杨照顾,才抬头向上看去。

    四皇子楚瀚本来吓得腿一软,几乎是下意识朝后猛蹿了一大步,像只受惊的鹌鹑。

    看见大炎太子的派来的人被北莽的人打跑,他顿时又嘚瑟起来,大公鸡似的趾高气扬走到阁楼边,望着楼下的王安。

    “想玩擒贼先擒王,也得有那个实力,你擒得了吗?呵呵,大炎的人实力也不过如此嘛,跟北莽比差远了!”

    楚瀚一面吹捧北莽,一面踩这大炎太子:“在乌恩其将军面前还想放肆,哼,乌恩其将军可是货真价实的草原猛将,他的胜绩多如牛毛,可不像某人一样,是靠吹出来的!”

    “哦?你在说你自己吗?”

    王安还有闲心摇了摇扇子,好整以暇地看着楚瀚装逼。

    乌恩其?是谁啊,没听过。

    范进不在就是麻烦……

    此时,正在和兵部鸿胪寺三方扯皮的范进狠狠打了个喷嚏。

    “哼哼,你就嘴硬吧。”

    楚瀚十分不屑,这个大炎太子真的脸皮厚,普通人被揭穿弄虚作假早就羞愧难当了,这大炎太子说得跟真的似的,实在太好笑了。

    要不是他知道北莽人的战力,说不定还真要被这大炎太子骗到。

    就和朝堂上那些人似的,也不想想,一个大炎太子,带的还是自己的太子卫,又不是什么骁勇的边军,无伤全灭同样数量的北莽骑兵?

    怎么可能嘛!

    他这样的聪明人一看就知道,这是造假!他就没相信过。

    不过,满朝就他一个聪明人,这种感觉,寂寞啊。

    楚瀚自我感觉十分良好,带着几分优越感,高高在上道:“本皇子说的就是你,哼,不要以为你能靠伪造和北莽游骑的战绩骗到炎戚合作就万事大吉了,本皇子跟你说,这事没完,你等着瞧吧!”

    这人真的是个傻子吧!

    王安侧目而视,十分费解。

    这么蠢的皇子真的能在朝堂上得到国主的喜爱吗?

    戚国国主到底喜欢这个儿子的哪一点,蠢得清新脱俗吗?

    算了,英武如祖龙都会在宠爱小儿子上翻车,至少比起胡亥,这个楚瀚还显得正常一点……

    王安摇头叹息,不理会周围吃瓜群众的讨论,折扇敲了敲手心:“既然这样,那我们就赌一把。”

    “嗯?赌什么?”

    楚瀚来了精神,理所应当昂首道:“敢和本皇子赌,你也很有勇气,不错,本皇子欣赏你的自不量力。”

    “呵呵,行,那就赌一炷香内,本宫能不能把你从楼上拽下来吧。”

    王安直接不演了,笑容带着莫名意味。

    “凭什么用本皇子来做赌?”

    楚瀚跳脚,十分不满意。

    “本宫只出一个人。”王安直接打断楚瀚的话,拍拍老杨的肩膀:“就是他。”

    “至于你,随便带几个人保护你都行,一炷香之内,你双脚没沾到地面,就算本宫输。”

    “真的?随便多少人?赌什么?”

    楚瀚两眼放光,任谁都看得出他的盘算。

    王安摇着折扇淡淡一笑:“是啊,随便多少人。至于赌什么……既然本宫说了赌约,那赌注还请四皇子下了。”

    “好,这可是你说的!”

    楚瀚兴致勃勃,突然朝彩月一指:“就算本皇子要你放弃两国合作,你也不可能答应,那本皇子就要她!”

    彩月咽下最后一个糖葫芦,迷茫地眨了眨眼。

    “呵呵,本皇子虽然阅女无数,你这种品质的侍女也十分少见,正好本皇子缺一个侍妾,嘿嘿。”

    楚瀚看着彩月笑得一脸猪哥样,两眼放着色眯眯的光:“放心,本皇子绝对不会介意是你用过的。这场赌,本皇子打了!”

    你他老母的,行啊,敢打小月月的主意,没见过这么急着去投胎的。

    王安冷冷一笑,捏紧扇骨,忍下心里的暴怒,声音瞬间冰寒:“若是你输了呢?”

    “本皇子可能会输?”

    楚瀚哈哈大笑,装模作样托了会儿下巴,才道:“若是本皇子输了,那也赔你一个侍妾吧!”

    “不,如果你输了,就在地上一边学狗叫,一边绕着八方客爬三圈!”

    王安来了真火,顾不得给楚洵和国主面子,冷冷一笑。

    “另外,还要刚才打伤本宫属下的北莽人,跪下给他磕头认错!”

    你们戚国驯不好的狗,本宫来给你驯!

    “这……”

    前一个倒是可以答应,反正也输不了。

    但后一个他可不敢随便替北莽人答应下来,更何况事主还是乌恩其。

    楚瀚迟疑地向北莽使团看去,只见一个年轻北莽随从在乌恩其耳边说了几句,乌恩其摸着胡子思索片刻,哈哈大笑起来。

    “好,大炎太子有这种胆识,我答应也可以!不过,我北莽也要参与保护四皇子!要是大炎太子输了,就要跪在我面前,学狗叫!”

    “好!“

    王安冷笑一声,折扇在手心一敲:“一言为定!”

    想找死,本宫送你们去见佛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