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极品太子爷王安 > 第937章 两种可能
    “殿下,您这样问,是不是得到了什么消息?”

    徐怀之到底是昌王麾下重臣,见自己弟弟回答之后,昌王便阴沉着脸,便料想一定是出事了。

    “不错。”王瀚反应过来,目光在徐怀之和徐瑾之身上扫过,沉着脸道,“本来此事是机密内应传出,现在没有完全确定来源,本王不该说。”

    说到这里,王瀚顿了顿,面露亲切之色,温声道:“但两位乃是本王心腹,一向忠心,瑾之更是身陷牢狱也没有说出本王的半点消息,实在是心腹中的心腹。本王正好心有困惑,也好让两位替我参详。”

    徐氏兄弟连忙俯身行礼,口称不敢,对视一眼,发现彼此眼底都有几分凝重之色。

    一般的事昌王早就说出来了,这件事却还要铺垫这么多,可见问题绝对不小。

    二人心中正有些忧虑,忽然听昌王长叹一声。

    “先放下火药,说另一件事吧。徐大人,本王之前嘱托你在儒生中传些消息,你可还记得?”

    徐怀之略一思索,便躬身回道:“臣记得,是传太子的白石滩正在教导流民歪理邪说一事吧,可是此事出了什么差错?”

    “差错也算不上,这件事你办得很好,可以说是非常好。”王瀚冷冷一哼,“是王安那小子,想要狗急跳墙对儒生下手,因为这条消息太离奇,本王也摸不清是不是真的。”

    这……虽然听起来是很离奇,但仔细一想,照太子的行事风格,居然也可能是真的?

    而其中如果说徐怀之和昌王等人,还囿于对太子旧日纨绔的印象的话,徐瑾之对太子现在的作风印象要更深刻一些。

    本来他之前一直在外地,而在淮阳郡和太子接触不少,不管是从淮阳郡官员的下场还是太子那些雷厉风行的举措,徐瑾之都对太子的手段认识更深。

    是以徐瑾之立刻站出来,面露凝重道:“殿下,依臣所见,恐怕这件事是真的,而消息也是真的,只是……臣无意探问殿下获得消息的渠道,如果这渠道太明显的话,恐怕也有太子故意放出消息的可能性。”

    “不错,本王也是这样想的。”

    王瀚颔首,轻蔑一笑,丝毫不提自己之前的想法,只是道:“虽然王安小儿近来成熟了不少,但这些手段仍然瞒不住本王。本王的消息渠道,恐怕是被利用了而不自知。”

    说这,王瀚摇摇头,继续道:“先不说这消息,本王从这条渠道还得到一条消息,希望两位也辛苦一下,替本王参谋参谋。”

    “为殿下办事,不敢说辛苦。”

    其实到了现在,徐氏兄弟仍然有些迷茫,还没有明白昌王叫他们两人来,究竟是为了什么。

    王瀚只是客套一下,并没有深究的意思,微微颔首便继续道:“另一条消息,就是淮阳郡政变的时候,赵元和李太奇用了火药。从瑾之方才的话来看,恐怕那些流言空穴来风,未必无因。”

    徐瑾之和徐怀之闻言,倒吸一口凉气。

    火药是什么概念,是白石滩独有的,如果真的在淮阳郡政变里用出来,莫非是白石滩火药泄露?

    只是,如果是同一条消息渠道的话,上一条消息是太子故意传出,那这一条消息……

    莫非也是太子故意传出?

    既然这样,太子的目的是什么呢?

    徐怀之默默思考半晌,忽然眼前一亮,拱手道:“殿下,微臣有个想法,会不会这两条消息是太子给您的信号?”

    “哦?什么意思?”王瀚忙问道。

    徐怀之不慌不忙,捋捋胡须道:“依臣之见,这两条消息都很容易求证,舍弟方才证明了第二条,第一条也不难证明,想必都是真的,这一点恐怕殿下心里也有数吧。”

    王瀚当然不能说自己心里没有数,面上露出几分高深莫测,缓缓颔首。

    见状,徐怀之更从容不迫,缓缓道:“既然如此,就有两个可能,一个是太子故意传出,一个不是故意,但不管是不是,对殿下,都没有差别!”

    王瀚眼睛一眯,神情威严:“怎么说?”

    “如果是太子传出,这两条消息,第一条是在对殿下您下战帖,表示他已经知道背后是您,就是要当着您的面对儒生下手,是在挑衅殿下您!”

    虽然徐怀之还没有说,不是太子传出的情况,王瀚也已经默认是王安故意传出消息了。

    毕竟那个无法无天的纨绔子,有什么是他做不出的?偏偏周围还汇聚了一大群父皇给他安排的能人!

    想到这里,王瀚忍不住脸色一沉:“继续说。”

    徐怀之缓缓开口:“而第二条消息嘛,殿下,淮阳郡之变和谁有关,又是谁想栽赃嫁祸殿下,恐怕,殿下心里也有数吧。”

    “王睿!“王瀚脸色大变,愤恨地一拍桌子,“又是你!”

    徐瑾之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徐怀之却丝毫不受影响,目光灼灼道:

    “既然如此,如果这条消息是太子故意传出,那就很明显了,是在嘲讽殿下您被惠王算计了而毫无所觉,都已经被惠王抢先一步,竟然还敢向太子下手,是对您的警告!”

    “所以不管太子是什么想法,对殿下您都不重要,殿下您现在要做的就只有两件事。”

    徐怀之自信满满,伸出两根手指。

    “第一,将太子要向儒生下手的消息传到儒生中去,激化矛盾,等白石滩陷入困境,太子自然知道厉害,到时候,不管他是不是故意……呵呵,他还能大庭广众杀了儒生吗?”

    “第二,想方设法,从抢在殿下之前拿到火药的惠王手里,拿到火药的配方!”

    说到这里,徐怀之呵呵一声,捋捋胡须:“太子的白石滩都是流民,不好渗透,惠王可是殿下的老对手啊……”

    徐怀之言尽如此,王瀚心知肚明,顿时几人一起心照不宣地笑了起来,书房内外顿时充满了快活的气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