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极品太子爷王安 > 第728章 你去给我打探打探
    孙敬明毕竟是昌王那边的人,跟彩月走在一起,万一被人看见了,是比较难办,容易暴露卧底身份。

    王安让彩月也落座,三人一起品茶。

    彩月伺候王安倒了一杯,又给自己倒了杯茶,然后看看雅若,杯子还是满的,不由问道:“你怎么不喝呀?虽然不如宫里,但这茶,也已经不错了。”

    彩月说着,闭眼闻了闻茶香。

    不过比起茶香,王安觉得彩月本身才更香艳动人。

    雅若学宫廷礼仪,暂时还停留在行走坐卧上,还没学到敬茶品茶,对茶很不熟悉。

    她抿了抿嘴,拉了拉彩月的袖子,让彩月矮下身子,附在她耳边说道:“我刚才偷偷看了,那个瓶子里,全是叶子!那不是污水么?你们大炎国土这么大,怎么大炎人这么可怜,竟然将污水当成宝贝喝?”

    她们银狐一族的人,以畜牧为主,日常喝的饮品,不是水,就是奶。

    茶这种东西,极少品尝,小小的雅若别说喝,一连多年的逃亡生涯,就连茶叶长什么样都没见过。

    彩月闻言,忍俊不禁,笑着把温热的茶水端给雅若,道:“这不是污水,里面泡的也不是普通的叶子,是茶叶。很好喝的,你尝尝。”

    雅若不喜欢王安,但却喜欢这个温柔可人,长相漂亮的彩月,于是抿嘴浅尝了一口。

    “苦的!”雅若伸了伸舌头,委屈地看着彩月,好像在说你为什么要骗我。

    但过了片刻,口舌生津,雅若砸吧着嘴,才觉出这东西的好来,便又喝了一口,几次过后,就喜欢上了。

    不过,嘴上还是不肯说好听的:“这个什么茶,还行吧,不如我们族中日常的热奶好喝。”

    这倒是提醒了王安,这个时代,大概还没有奶茶这种东西吧?

    要是抽空弄点奶茶配方,会不会风靡大炎呢?

    “热奶和茶水,都是好东西,等本宫闲下来了,给你们弄点集两样美味与一体的宝贝尝尝。”

    王安眼睛发亮,似乎又想到了一条生财之道。

    彩月能得主子给自己弄饮料,自然是高兴的眉开眼笑。

    但小雅若却一脸不屑,讽刺道:“你这样的坏人,能做出什么好喝的来,我才不喝呢。”

    说着,她站起身来,拎起壶,学着彩月的样子,给自己满了一杯。

    这时,包厢的门突然被拉开,一个头戴纱笠的人闯了进来,回过头,鬼鬼祟祟地看了看门口,悄然把包厢的门掩上,又扫了眼包厢里的三人,最后对王安一抱拳:“太子,我来了,有什么吩咐?”

    声音是孙敬明的,但装束可跟平日里的他大相径庭。

    这孙敬明,居然不知道从哪儿弄来一套侠士装扮,头上的斗笠还带着好几层薄纱,垂下来根本看不清他长什么样。

    为了隐蔽,他也是拼了。

    但王安很好奇,这么多层纱巾挡着,从里面往外面看,他能看到东西么?

    “怎么穿成这副样子?这可不像你孙大少啊。”

    王安揶揄道。

    孙敬明叹了口气,苦笑道:“在下也不想啊,可是要来见太子殿下,我能不乔装打扮一番么?这要是昌王的人看见我替太子办事,他对付我老爹,或者对付我怎么办?”

    “那也不至于把自己包成这样,弄得自己跟个侠客似的,半道有人求你劫富济贫,行侠仗义,你帮是不帮?”

    王安笑得前仰后合,问道,旋即又朝孙敬明挥了挥手:“都关门了还不把纱笠摘了,在本宫面前玩神秘啊?”

    “这……能不摘么?”

    “不能。”

    孙敬明只好把纱笠拿了下来,王安看了一眼就乐开了。

    他所料不差,他八成是看不见的,因为他额头上有个大包,不知道是在哪儿撞的。

    “好了好了,喊我过来到底什么事儿,太子殿下赶紧说吧,下午我还要去一趟昌王府。”

    孙敬明有点难为情地催促起来。

    “昌王府?”

    “对,太子殿下该高兴了,我求我爹去昌王手下做事,我爹那边好像跟昌王殿下通过气了,教我今天过去一趟……”

    王安不由拍了下手,喜道:“这不是巧了吗?本宫找你过来,就是想让你去昌王那里一趟。”

    “昌王想请本宫赴宴,肯定没安好心,你去替本宫打听打听,这宴会有没有什么猫腻。”

    王安直接道明了要求。

    “好吧,就知道没好事。”

    孙敬明缩了缩脖子,沉吟片刻答道:“不过,我孙敬明既然投靠了太子殿下,就肯定会尽力替你办事。但丑话说在前头,当细作我这是破天荒头一回,可不敢保证就能探听到……”

    呵呵,这啥意思?先说好不一定能成事,那就是办不成事儿呗?

    还跟我托辞说头一回。

    我管你是不是头一回。

    “哦?本宫交代给你的事儿,你还不一定办得成?那本宫要你何用?!”

    王安眉毛一挑,放下手中的茶杯,在身上摸索起来:“哎?你的认罪书呢?京兆府就在附近,干脆本宫不用你了。”

    孙敬明登时脸就黑了。

    这太子真是一点太子的样儿都没有,威胁到别人脸上了都。

    不过想想那认罪书上写的罪状,要是真送到京兆府,那他老子再牛逼,也保不住他,就算他老子想保,就王安这性格,估计也会弄个先斩后奏,到时候想保也来不及。

    那天被王安坑了,签下认罪书之后,这都好几天了王安也没找他,孙敬明心里都有点放松了。

    知道现在,他才重新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人在屋檐下怎能不低头?

    孙敬明别无选择,只能认怂:“别别别,太子殿下,是小人失言。殿下放心,你要问的事儿,我绞尽脑汁也会问个清楚。”

    王安这才停了动作,用最欠揍的笑容看着孙敬明:“这才对嘛。”

    “还愣着干什么?快去吧!本宫就在这里等着你的回答。”

    王安挥了挥手。

    “好,那小的就去了。”

    孙敬明叹息一声,戴上纱笠,拉开包厢的门,看看左右没什么人,才走了出去。

    彩月看着孙敬明其貌不扬的,不解道:“殿下要他办事……靠谱么?”

    王安呵呵一笑:“放心,这家伙,精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