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极品太子爷王安 > 第688章 说说你们的来历
    “来历?!”

    听到王安的询问,屠各勿术明显愣了下,一副理解不能的模样:“殿下这话,在下怎么听不懂?”

    王安弹了弹指甲,笑道:“有什么不懂的,不就是你们被抓到大炎前的经历,方便说一下吗?”

    炕上蠕动的薄被忽然不动了,就像一团凝固的小丘。

    显然,这话触动了被子里的假小子,屠各勿术看了炕上一眼,眼底流露一丝落寞,随后哂然一笑:

    “还能有什么经历,在下只是受朋友临终所托,带着他的后人,在荒原上寻觅一个栖身之地……只是没想到,一个小小的无名部落,竟也会被大炎盯上……”

    “不不。”王安的手在空中一阵摆动,“你误会本宫的意思了,本宫指的是,你们投靠那个草原部落之前的经历。”

    屠各勿术沉默了,过了一会儿才长叹口气:“往事不堪回首,殿下能不能……”

    “不能。”

    王安毫不留情打断道:“还是说了吧,你放心,即便本宫知道你们的真实身份,过后也不会为难你们。”

    屠各勿术眸光一动,迟疑道:“看样子,殿下似乎知道了一些什么。”

    “差不多吧。”王安很坦然,“你该知道,本宫帮你是有目的的,所以,还是希望你自己能说出来。”

    又是一阵沉默,屠各勿术表情接连变幻了几次,最终重重一咬牙:“好!殿下几番施恩与我们,在下也不是不懂知恩图报之人,只请殿下莫要食言……其实我们是……”

    “不准说!”

    被子忽然掀开,头发乱糟糟犹如倒挂海藻的木恩,噌的一下从炕上坐起来,强行中断屠各勿术说话。

    或许是因为焦急的缘故,她的嗓音不再刻意变粗,明显能听出是一个女孩的脆声。

    王安打量着眼前的少女,仍旧看不清表情,唯有胸口上特征明显,才十四岁的年纪,就碾压了赵文静好几条街。

    “怎么,你腰不酸了?肾不虚了?头也不疼了?”王安露出一脸戏谑的表情,“你这病好得也太快了,事出反常必有妖,要不要本宫免费帮你检查一下身体?”

    眼看少女乱蓬蓬的头发下,两颗寒星似的眸子瞪过来,伴随着一股杀气,王安赶紧笑着摆摆手:

    “你别误会,倒不是本宫对你有什么企图,觉得萝莉音轻体柔易推倒,又或是痴迷于草原女子的野性。

    “只是单纯地觉得事有蹊跷,出于对后辈的爱护,才会提这样一个小小的建义,还望你能理解本宫的一片良苦用心。”

    他不说还好,一说少女眼中的防备之色更浓了。

    “我身体好得很,用不着谁来检查!”

    少女木恩死死盯着他,丝毫不给机会。

    “话不能这么说,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放心,本宫经过专业培训,技术精湛,手法一流……”

    王安一边说话,一边晃动十根手指,给人一种邪恶的感觉。

    “都说没事了!我病早好了!”

    少女还真怕他突然动手动脚,情急之下脱口而出。

    一旁的屠各勿术以掌扶额,叹息一声,将脸撇到一边,这不是不打自招吗。

    果然。

    “哦。”王安用手在这木恩的鼻子,“原来你在本宫面前装病。”

    木恩迟疑了一下,傲气地抬起下巴:“是又怎么样?”

    “你可知欺君之罪?”王安想吓唬一下她。

    “嘁,你是大炎皇帝吗?”少女根本不吃他这套。

    “就算不是,本宫好歹是大炎太子,也不是你能欺骗的。”

    “谁欺骗你了,是你自己没事非要跑进来,你以为我很愿意见你啊?”

    “欺君是罪,欺太子也是罪,你可知罪?”

    “我没罪,你凭什么定我的罪?”

    “就凭你吃本宫的,住本宫的,连治病的银子都是本宫的,这个理由可够?”

    王安翘起二郎腿,一副包租婆收租子时的欠揍嘴脸。

    少女暴露出来的下半张脸,唰的一下就红了,腮帮鼓了又鼓,怒道:“那又怎么样,你当初要是不说,我们还不愿意来呢,大不了……大不了以后还你就是了!”

    说着冷哼一声,光着一双白嫩的脚丫跳到地上,愤然拉住屠各勿术:

    “屠各,我们走!”

    连拽几下,没拽动,抬头皱眉看着一言不发的汉子,不满道:“你怎么回事,我叫你和我离开!”

    屠各勿术面色有些凝重,张了张嘴,终究选择面对现实:“小姐,陈大夫说了,你的病还没有完全好,需要继续将养。”

    “谁说的,我说好了就好了,走走,我再也不要看人家脸色啦!”

    又拽了几下,屠各勿术还是没动,少女勃然大怒:“怎么,你敢不听我的命令!你……你还当我是小姐吗?”

    说到最后,竟带起了哭腔。

    “小姐,你……”

    屠各勿术拗不过她,僵持了一会儿,最终只能回头对王安拱手致歉:“不好意思,太子殿下,小姐她还小不懂事,还望殿下大人大量,不要与她计较。

    “此番恩情,在下和小姐没齿难忘,将来若是有机会,一定报答殿下。”

    再次行了一礼,就准备转身离开,却听王安淡淡开口:“你们报答不了的。”

    “……”

    屠各勿术一愣,不明白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王安也不卖关系,继续道:“如果本宫没猜错,你们两人应该是北莽的逃犯,且必是除之而后快那种,本宫没说错吧?”

    就像往平静的湖面投下一颗石头,木恩陡然身体一震,屠各勿术也是罕见沉默。

    一旁的凌墨云等人,也变得若有所思,终于明白王安执意要过来的原因。

    这两人,能被北莽下达必杀令,来历绝不可能一般。

    凌墨云大概明白了王安的意思,顺着接过话,对屠各勿术拱拱手:“屠各兄弟,看在同是习武之人的份上,在下想提醒你一句,大炎京城,可不像你们想的那样太平。

    “说不定哪个角落,就隐藏着北莽的探子和杀手,你们在这里无亲无故,贸然出去,一旦被他们认出来,后果将不堪设想。”

    “没错。”

    王安打了个响指,笑道:“凌墨云说的,正是本宫想说的,外面的世界很危险,你们确定……自己真的准备好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