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极品太子爷王安 > 第554章 无耻下流
    “这……这怎么可能?”

    一片震惊中,一个苍老中略带沙哑的声音首先打破沉默。

    众人寻声看去,竟是刑部左侍郎孙荣。

    此人向来和右侍郎徐忠年不太对付,当初王安审理苏允文被诬陷杀人一案,就有他从中作梗。

    孙荣抖了抖身上宽大的袍服,走出来,对着炎帝双手作揖一礼:

    “陛下,非是老臣怀疑太子殿下的能力,只是,陛下给出三天时间,其实也只是想让下面能查出一些线索。

    可如今,太子殿下不仅查出了幕后主使,还把人也抓到了,这样匪夷所思的进度,是不是太快了一点?”

    说到这,他故意顿了顿,嘴角泛起嘲讽:“越是经久不破的大案,越是错综复杂……恐怕,世间再没有一个神捕,能有这么厉害的查案本事吧?”

    他不说还好,一说还真有不少大臣表示赞同。

    “孙大人这话,的确不无道理,这案子确实破的有些太快了。”

    “何止,三天时间,查过案的都知道,这点时间里,想要捋出线索都很难。”

    “也是,那金宏至今没有半点线索上报,就算有徐侍郎协助,太子也没理由这么快破案吧,难道那些并非真正的犯人……”

    众人彼此交换着眼色,眼睛里开始出现某种莫名的意味。

    尤其是那些在京兆府、刑部、以及大理寺呆过的官员,更是相互颔首,想到一块去了。

    作为内行,对于这里面一些破案的门道,他们可谓门清,尤其是事关人命的案子。

    比方说,上面施压下来,要求办案的衙门,短时间内必须查清楚某件命案,不然整个衙门上下都会受到处分。

    面对这种基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有时候为了交差,迫不得已,衙门的人就会采用一种特殊方法----摸鱼。

    浑水摸鱼,顾名思义,就是在牢房里,挑一些无依无靠,又没什么身份背景的罪犯,用来替凶手顶缸,也就是俗称的替死鬼。

    大多数时候,这种方法一般只用来替那些家中位高权重,又爱为非作歹的权贵子弟开脱。

    特殊时候,衙门上下为了保全自己,也会采用。

    反正这些替死鬼,往往身份卑微,低贱的就像路边的野草,就算最后消失无踪,也不会有人去在意,所以蒙混过关的几率很高。

    在孙荣这些人眼里,王安案子破的这么快,未必就没有这种嫌疑,且嫌疑很大。

    这其实是一种偏见。

    因为自己做不到,就觉得别人也不行,只能采用一些见不得光的手段,说白了,就是见不得人好。

    对于他们的心思,王安简直再熟悉不过。

    并不生气,反而笑眯眯地看着一脸皱纹的孙荣,问了句莫名其妙地话:“敢问孙侍郎今年高寿?”

    “老臣今年五十有八。”

    “五十八,那牙齿可好,还啃得动骨头吗?”

    “不劳殿下费心,老臣牙口还行。”

    “是吗?本宫还以为全都掉光了呢?”

    眼看王安难以置信的神情,孙荣皱了皱眉:“殿下何出此言,老臣尽管岁数不小,也不至于牙齿全都掉光。”

    “那可不一定,你说话这么尖酸,对牙齿很不好。”王安一脸关心的样子,“孙侍郎可要保重身体啊,万一哪天牙齿全都酸掉了,可就啃不了骨头,只能喝粥了,到那时,可就真是无耻下流了。”

    孙荣怔了好一会儿,才明白过来他是在骂人,脸庞瞬间黑下来,愤然甩袖:“太子殿下乃大炎储君,理应修身明德,怎么一开口就中伤老臣?”

    说着转身对炎帝一礼,委屈道:“陛下!”

    不等炎帝开口,王安辩解道:“孙侍郎,你说清楚,本宫怎么就中伤你了?”

    “呵呵,殿下骂老夫无耻下流,不是中伤又是什么?”孙荣沉声道。

    “此言差矣,大家可都听见了,本宫是在劝你保重身体,爱惜牙齿,要是没了牙齿,喝粥的时候,可不就是无耻下流吗?难道本宫这话说错了?”

    王安挑衅地看了孙荣几眼,一转身,立刻换上另一副委屈的表情,也向炎帝求助:“冤枉啊父皇!儿臣尊老爱幼,完全是一片好意,请父皇明鉴。”

    “大家都听见你骂人,太子怎么好意思叫屈?”

    “大家是谁,你叫一声,看有人会答应吗?”

    “我……”

    孙荣呼吸一滞,竟然有些无言以对。

    在场都是人精一般的人物,自然都明白一个事实:

    以王安的地位,莫说一句模棱两可的中伤,根本奈何不了他,就算他真中伤了孙荣,又有谁能拿他怎样?

    在明知不会有结果的情况下,只有白痴才会冒着得罪炎帝的风险,跳出来当这个证明的出头鸟。

    孙荣对此心知肚明,所以并没有浪费口水强行给自己加戏。

    “怎么不说话了?是不是心虚了?所以说,你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王安这话再次戳中孙荣的痛脚,怒指着王安,脸色涨红,气得嘴皮不停哆嗦:“你又……又骂老臣是狗?”

    “本宫就是个比喻而已,老大人这么激动干嘛?切勿对号入座。”

    “你你你……陛下!”

    “好了!”炎帝不得不出声干预,为表公正,一耙子又打在王安头上,“太子,你给朕适合而止,孙爱卿担任刑部要职多年,经验丰富,提出质疑,合情合理,你要是不服,大可以向大家解释清楚,何必在这插科打诨。”

    孙荣顿时有了底气,挺直腰板,斜睨着王安,一副得意洋洋的架势。

    王安懒得看他小人得志的嘴脸,冷冷一笑,直接开门见山道:“孙侍郎是不是觉得,本宫抓捕的犯人,全是找人顶缸,鱼目混珠,并非真正的人口贩子?”

    “呵呵,老臣可没这么说过,只不过,我大炎各部向来秉公执法,凡事都要讲证据……”孙荣皮笑肉不笑,话里话外都带刺。

    “证据?好啊。”

    王安一拍大腿,转身指着码头上的三艘大船,神色从容,清朗道:“你要证据,本宫就给你们证据。”

    其实,证据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