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极品太子爷王安 > 第523章 弱小无助又可怜!
    怎么救人?

    这是一个很棘手的问题。

    就凭黄束和杨宝两个人的实力,绝对不可能办到。

    唯一的办法,似乎只有等待王安派人过来增援。

    不过,两人并没有把握,王安他们能快速找到自己的位置。

    毕竟,昨晚经过了一段地下密道,很可能导致凌墨云他们跟踪失败。

    能不能再次建立联系,只有天知道。

    没等黄束仔细思考,对面走过来两个人,张开手就要将赵文静抓过去,动作极为粗鲁。

    “你们干什么!”

    黄束赶紧往旁边一躲,避开了两人的抓扯,脸上隐隐带着警告。

    他心里其实也很无奈。

    这位可是东海郡主,千金之躯,若是在抓扯的过程中,被两个人趁机大占便宜,他可真是万死难辞其咎。

    只是,他这样的反应,落在其他人眼里,却显得极不正常。

    童贯看了看他,又看了看苗四,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我说赵老大,你这位兄弟昨晚……不会这里吓到了吧?”

    苗四不免有些尴尬:“童贯兄误会了,我这位黄兄弟,有勇有谋,可不是没脑子的蠢货,就是……就是有点独特的癖好。”

    “癖好?”

    苗四迟疑了下,解释道:“他喜欢平胸女子,正好他肩上的女子就符合条件,被他一眼相中。”

    “哦,哈哈……原来黄兄弟竟还有如此雅趣,真是让人意外啊。”童贯看着黄束,略带调侃地笑道。

    黄束心里MMP,脸上笑嘻嘻:“在下这辈子没啥爱好,就好这口,让童老大见笑了。”

    “好说好说。”童贯眼底闪过一丝不屑,重新吩咐那两个人,“既然是黄老弟看中的女人,你们都给我收敛点,不许毛手毛脚,小心把人带下去,知道了吗?”

    “遵命。”

    两人点头,重新上前,其中一人道:“黄兄弟,请吧。”

    这下黄束再找不到拒绝的理由,犹豫再三,还是不得不将赵文静交出去。

    “还请两位大哥下去传句话,别让其他人欺负了这位姑娘。”

    “放心,老大已经吩咐过了。”

    两人似乎不太待见黄束,不过总算还记得童贯的吩咐,没敢对赵文静上下其手。

    他们一人架住赵文静的一条胳膊,来到渡口边上,沿着事先搭建的木板,径直上了其中一艘大船。

    此刻太阳已经高挂在天空,万丈阳光洒落下来,波光粼粼的河面,到处都闪烁着金色的光点。

    朝霞、旭日、芦苇、渡口、河面……无数美丽的元素,组成一幅更加灵动美好的画卷。

    然而,黄束却无心欣赏这些,他只担心赵文静接下来的安危。

    “怎么,黄老弟还舍不得,放心,在下有言在先,他们不敢乱来的,走吧……”

    在童贯的再三催促下,黄束最后朝大船上望了一眼,这才身不由己地跟着进入一旁的建筑。

    就在童贯吩咐开宴的时候,赵文静也被带进了船舱里。

    一路行来,赵文静偷偷观察着大船的结构和线路,有赖于从小学到的知识,心里对这艘船已经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

    没过多久,两名汉子顺着一处逼仄的入口,带她来到一个地方,周围的环境瞬间暗淡了不少。

    以赵文静的推断,这里应该就是大船最下面的舱室,一般用来储藏或是堆放杂物。

    刚一进入,赵文静便闻到一股发霉的酸臭味,一个轻佻的声音在暗室里响起:

    “哟,这么快又有货到了……三个,似乎少了一点。”

    “管那么多,客人临时带来的。”

    这边带人下来的汉子应了声,将赵文静和另外两名少女,顺手扔在地板。

    饶是舱室下面铺着木板,还是把赵文静屁股硌得生疼,忍不住嘤宁一声。

    另两名少女,则是惊恐地挤在一起,抖动着瘦弱无助的肩膀,又呜呜地哭泣起来。

    不哭不要紧,这一哭,舱室里顿时接二连三响起哭泣的声音,其凄惨哀绝,令人耳不忍闻。

    赵文静双手撑着地板坐起来,这才发现,舱室中间隔着一处栅栏,栅栏后面,竟关押着几十名女子。

    大约是触景生情,看到又有人被抓进来,不少女子都感同身受地抹起了眼泪。

    即便剩下一些没有哭的,双眼里也看不到任何希望。

    长久不见天日的关押,或许还要加上一些海鲨帮的折磨,早已让她们变得绝望和麻木。

    在栅栏外面,极其有限的空间里,摆着一张小木桌和几条板凳。

    三个看守坐在板凳上,手里端着酒碗,正眯眼打量着新来的三名女子。

    那赤露露审视的目光,就像牲口贩子,在市场里随意挑选着牛羊。

    其中一个小头目喝了口酒,颇为嫌弃地摇摇头:“这批货的质量不太行啊,去,给她们好生验一验。”

    “嘿嘿……”

    两名看守放下酒碗,站起身,露出男人都懂的邪恶笑容,一边搓手,一边向着赵文静她们逼来。

    赵文静神经瞬间绷紧,右手下意识摸向腰间。

    尽管她不清楚验一验是做什么,但,看那两名看守的表情,明显就是不怀好意。

    可惜,她摸了个空。

    这才想起,自己随身携带的长剑,已经在刺杀苗四的时候,丢失在巷口里。

    “怎么办,我到底该怎么办?”

    只见和她一起被捉的两名女子,被那两名看守拎起来,肆无忌惮地扯开衣襟,伸手进去一顿乱摸。

    两名少女发出惊恐的呜呜声,无奈挣脱不得,只留下两行屈辱的清泪。

    赵文静看得面红耳赤,紧咬银牙,恨不得扑上去和对方拼了。

    然而,她最终还是按捺住了这个想法。

    形势比人强。

    若是只有这三名看守,以她的身手,倒是可以摆平。

    问题是,在她的旁边,还站着带她们下来的四名大汉。

    一共七个敌人,周围的环境又十分逼仄,加之她现在两手空空,真要硬来,很可能人救不了,还要把自己搭上。

    就在她思考脱困方法的思考,那两名看守,已经将两女‘验明正身’,齐齐向她看过来。

    昏暗的舱室中,两双眼睛放射出幽光,赤露露的欲望,仿佛要将赵文静扒个干净。

    “糟糕!”

    赵文静心里咯噔一下,忽然觉得,自己弱小无助又可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