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极品太子爷王安 > 第216章 这少年与众不同!
    “呵呵,伯爷有所不知。”

    面对花轻伯的质疑,莫先生摇头轻笑一声。

    “佳人本天成,品韵气质,并非锻炼就能提高。”

    “况且,红芍大家,稳坐花魁一年,气候已成,如今携势而来,这一方面,只会更胜往昔,白牡丹几乎没有雪耻的可能。”

    说到这,喝了一口清酒:“再说清芙,和品韵一样,乐器也要讲天赋。”

    “虽然比起其他对手,清芙已有大家风范,但,始终差了一丝灵性,所谓一步差,步步差,她今年的机会,也不会太大。”

    “至于那位红袖招新来的云裳……”

    莫先生沉吟片刻:“老实说,此女出现时间太晚,又不怎么接客,在下还没来得及打听。”

    “不过,能让白牡丹让出牡丹园,想来也有几分本事,可毕竟是新人,根基也浅,她若也来参会,在下估计,应该进不了前三。”

    见几人若有所思,莫先生重新举杯,笑道:“一家之言,仅供参考,还望几位莫要见笑。”

    “哪里,倒是莫先生一席话,让我等茅塞顿开,看来,今日的花魁,非红芍和晚晴大家莫属了……”

    其余几人举杯回敬。

    心中赞叹,这莫先生,不愧是有青楼百晓生之称。

    仅几句点评,就掌握了这么多情报。

    不由都高看一眼。

    唯有花轻伯,捏着拇指大的酒杯,迟迟没有下一步动作。

    等到众人喝完,扫了一圈,重新对莫先生笑道:“莫先生,并非我和你抬杠……我始终觉得,白牡丹几人,未必就没有机会。”

    “而且,据内幕消息,王县令前几日,曾经和那位云裳小姐,有过长时间单独接触……”

    他只说了这么多,随后慢条斯理,将酒液倒入口中。

    不过,这话却成功引起其他人的兴趣。

    “伯爷是说,王县令和那位云裳姑娘之间,可能有交情?消息可靠?”

    莫先生的八卦之火,熊熊燃烧。

    “嘿嘿,这就要看各位怎么想了。”花轻伯笑了笑,不置可否。

    “这么看来,这位王县令,莫非有意让云裳夺得魁首?”

    谢玉皱了皱眉,忍不住浮想联翩。

    “不可能,区区一个县令,怎么可能左右百花会的结果?”

    柳文才断然摇头,并不认同这个想法。

    这么说也不算错。

    百花会是何等盛况,其中牵扯了太多利益。

    每年都有无数双眼睛盯着。

    一个小小的县令就想兴风作浪?

    未免也太不把各方势力放在眼里了。

    “文才兄说的不错,莫说这只是几位的猜想,就算这王县令真想扶持一个新人,又哪有那么容易。”

    莫先生颔首,看法和柳文才相同:“此事,无异于天方夜谭。”

    “连莫先生都这么说,看来,是在下想多了。”

    谢玉叹了口气,没有选择争辩。

    “哎,本来还想见识一下这位新人的实力,听你们这么一说,我也不抱什么希望了。”

    花轻伯有些郁闷,闷头又喝了一杯。

    谁知,杨欢的声音却在这时响起:“我看未必。”

    “哦?”花轻伯仿佛看到一丝希望,抬头问道,“莫非,杨探花有什么高见?”

    “高见不敢当,只是觉得,那云裳姑娘,未必就没有机会。”杨欢道。

    “此话何解?”

    几人纷纷侧目。

    “答案就在王县令身上,此人若真愿意下场助阵,说不定,云裳姑娘最后,还真有可能夺魁。”

    杨欢放下酒杯,眯眼望着台上,目光悠远而深邃。

    恍惚间,那日群芳院中,王安才华惊四座的一幕,又再一次出现在眼前。

    人生如梦,韶华白首,不过转瞬。

    二十年的风月生涯,他见过太多的年轻俊杰,出入于青楼勾栏。

    这些人里,有年少得志的三榜进士,有才华横溢的风流骚客,也有冠盖一方的天纵奇才……

    然而,从来没有一人,有王安给他的感觉强烈。

    此人,才华绝世,却深藏不漏,表面轻浮,实则胸有丘壑。

    不像其他年轻人,锋芒毕露,他更像一个嬉笑怒骂,却谋定而后动的智者。

    这一点,是杨欢在其他年轻天才身上,从来都见不到的。

    哪怕有些年轻天才,为了彰显与众不同,刻意装深沉成熟。

    但无论他们怎么装,总归缺少那种独特的气质。

    因为,他们绝对骗不过杨欢那双久经打磨的眼睛。

    “呵呵,杨探花这话,未免有失偏颇吧?”

    对于杨欢的结论,莫先生付之一笑:“确实,王县令年纪轻轻就能坐到如今的位置,可称少年英杰,天纵奇才。”

    “可要说他一下场,就能让一名新人夺魁,在下却是万万不信的。”

    说这话时,莫先生心里多少有些不服气。

    我莫某人是谁?

    勾栏包打听,青楼百晓生,专注狗仔二十年,专家中的专家。

    难道我费劲心思琢磨出的预测,还不如你一个青楼浪子信口开河?

    呵呵,嫖得多了,还真当自己是专家了。

    “信与不信,不妨继续看下去,总会有结果的。”

    杨欢不屑于争辩,自顾自抿着清酒,一边欣赏舞台上的表演。

    莫先生忽然有种被无视的耻辱感,语气忍不住带上一丝火气:

    “也好,不过,哪怕王县令真下场,最后的结果,恐怕还是会让杨探花失望。”

    杨欢不语,倒是花轻伯被勾起了兴趣,对莫先生笑道:“这么说,莫先生还是更相信自己的预测?”

    “伯爷又何必明知故问。”

    莫先生这话等于直接承认了。

    “可是,万一杨探花说中了呢?”花轻伯眼底闪过一丝玩味。

    “伯爷这话,是信不过在下吗?”

    莫先生脸色微沉,沉默片刻,忽然开口道:“既然如此,伯爷敢不敢和在下打个赌?”

    “赌什么?”

    “就赌这花魁,最终会花落谁家。”

    “这这,呵呵……我有那么傻吗,明知会输,还要和你打赌?”

    花轻伯退缩了,比起杨欢的话,他还是更相信莫先生的预测。

    莫先生露出一丝得意。

    就凭这几个人,也想挑战自己的专业性,太天真。

    撇了撇嘴,转头看着杨欢,挑衅道:“杨探花既然这么看好王县令,不知,敢不敢和在下打这个赌?”

    “好!”杨欢淡淡吐出一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