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极品太子爷王安 > 第88章 苏允文杀了人?!
    “苏允文因为杀人罪,被县衙抓起来了?!”

    安抚住苏家这群女人之后,王安得知这个惊人的消息。

    “怎么可能,就你弟弟那样,也敢杀人?”

    王安想起那个,比女孩还漂亮的萌蠢少年,实在很难相信。

    如果不是听到这个消息,他都要怀疑,苏允文能不能杀死一只鸡。

    苏幕遮神色黯然,眉头紧锁:“谁说不是……以舍弟的性格,连大一点的雷声都怕,他哪有胆量杀人,都是奴家不好……”

    “殿下,幕遮说的没错,允文那孩子可乖了,绝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

    “就是,请殿下发发慈悲,救救允文吧。”

    “民妇给殿下磕头了,呜呜……”

    几个七大姑八大姨抽抽搭搭,说着,又要跪下去。

    苏幕遮悲从中来,秋水般哀伤的眸子里,又泛起波澜,两道透明的丝线无声滑落。

    王安生平最怕看到女人哭,一哭就心烦意乱。

    偏偏这几个女人,一个比一个还哭得厉害。

    尤其是苏幕遮,明明平时身为苏家家主,处事得体,看起来十分可靠。

    结果现在,却只顾着哭,一点分寸都没有。

    “哎,到底也只是十八岁的少女,放我们那里,高中还没读完呢,也是难为她了……”

    王安叹了口气,双手按住苏幕遮的香肩,强迫她镇定下来:

    “好了!能不能先别哭,你倒是给本宫说说具体情况。”

    “殿下,允文他……他……”

    苏幕遮的眼泪,仿佛断了线的珠子,怎么也止不住,用手捂住小嘴,不断抽泣。

    “苏幕遮!”

    王安怒吼一声:“是不是要本宫把你扔上床,你才能恢复智商,你脑子被门夹了,你不说,本宫怎么帮你们?”

    听到“上床”两个字,苏幕遮栗然一惊,好歹勉强控制住了情绪。

    王安心情很复杂,至于吓成这样,难道小爷有这么挫吗?

    苏幕遮不敢看王安,低着头慢慢讲述起来:

    原来,苏允文那天说要去群芳院,竟然不是威胁,他真的去了。

    于是,这个平日只会养狗斗蛐蛐的少年,一下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经历了倚红偎翠,花天酒地之后。

    苏允文忽然发现,世上竟还有比养狗斗蛐蛐更好玩的事情……逛青楼。

    怪不得,古往今来的文人骚客,大都好这一口,古人诚不欺我也。

    尤其他长相不俗,风度翩翩,就更得那些勾栏女子的喜爱,纷纷大献殷勤,极尽奉承讨好之能事。

    苏家大少,这些年一直在姐姐的管教之下,何曾享受过这种帝王般的待遇。

    于是,他很快深陷进去,不可自拔。

    仗着窑姐们对他的喜爱,苏允文飘了,放出豪言,要做群芳院花魁,红芍的入幕之宾。

    可是,身为群芳院头牌的红芍,又岂是那么好见的?

    就连很多京城高官的子弟,要见红芍一面,都很难有机会,更何况区区一个商贾之子。

    群芳院的规矩,要当红芍的入幕之宾,有三不。

    非官宦世家出身,不见。

    非豪商富贾之家,不见。

    非才学惊人之辈,也不见。

    哪怕苏允文容貌逆天,是个不可多得的小鲜肉,一样入不了红芍法眼。

    一切都要照规矩来。

    可惜,苏允文家族无人做官,姐姐给的银子也不太够,而若论起文采……

    大约是天赋全都兑换了颜值。

    苏允文三岁读书到现在,连个童生都还没考上呢。

    没有半点意外,他在打茶围的时候就被刷了下来。

    这怎么能行?

    一辈子顺风顺水惯了的苏大少,只觉得颜面尽失,无论如何也咽不下这口气。

    他一定要见到红芍!

    正规路径不行,苏允文便动起了歪脑筋。

    他找到一个叫魏三的男子,此人专门拉皮条,自称和群芳院老板是熟识。

    只要苏允文愿意花钱,保证可以让他见到红芍。

    苏允文相信了魏三的话,当时就付给他三百两,双方约定,事成之后,再付另一半。

    后来……

    没有后来。

    可想而知,苏允文上当了。

    那魏三拿到钱之后,就跑去赌场输了个精光,根本就没打算替苏允文办事。

    不仅如此,他还逢人便说,苏允文是个傻子,那么容易就被骗,活该。

    这话传到苏允文耳朵里,一气之下,找到魏三理论,叫他还钱,双方最后打了一架,不欢而散。

    至此之后,魏三更加肆无忌惮,到处抹黑苏家,说他们的丝绸有问题,是劣等货。

    结果,这事昨晚又被苏允文知道。

    苏允文气得哇哇叫,不听家人劝阻,直接跑到魏三家里,要找对方算账。

    当时谁也没想到,这一去,就闯了大祸。

    魏三死了。

    被人连捅数刀,失血过多而亡。

    事发之后,正巧魏三的老爹回家,当场撞见从屋里逃出来的苏允文。

    魏老头是群芳院的老龟公,所以认得苏允文。

    进屋之后,见到儿子被害,当时就报了官。

    之后,永宁县的衙差,直接来到苏府,将苏允文抓走。

    知县彭耀祖坐镇,连夜审讯,到了今天早上,苏允文已经签字画押。

    罪证确凿,卷宗已经发往刑部,就等上面裁定。

    今天上午,苏家接到县衙传来的消息,只觉得晴天霹雳,一群苏家女人,哭得死去活来。

    苏幕遮不信弟弟会是凶手,就想去皇城碰碰运气,找王安帮忙。

    没想到,她还没出发,王安反倒过来了。

    “殿下,求你救救允文,虽然他已经画押认罪,但,奴家还是觉得,他一定是冤枉的,求求殿下……”

    苏幕遮说着说着,又开始声泪俱下。

    “打住!”

    王安一抬手,制止苏幕遮的哭泣。

    捏了捏下巴,独自喃喃自语:“已经签字画押了……这事比想象中棘手啊。”

    “殿下,你可是太子,天底下还有太子也难办的事吗?”

    苏幕遮急了,忍不住激将道。

    王安一愣,抬头看着她:“当然有,比如本宫现在就要娶你,你会答应吗?”

    苏幕遮抽泣了几下,摇摇头。

    “这不就对了,你不同意,本宫总不可能对你用强吧?”

    虽然用强,也不是不可以……王安在心里补充了一句,喟叹道:“本宫身为太子,有些规则,必须遵守,而且……别说本宫,就连我父皇也不例外。”

    苏幕遮俏脸煞白,忧心忡忡道:“这么说,允文他……没救了?”

    “那倒也不至于……”

    王安望着窗外,目光深邃莫名,他已经发现了好几处疑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