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极品太子爷王安 > 第79章 我儿也该成家了!
    说做就做。

    王安当即吩咐彩月,准备了一大罐奶油冰激凌,用盛满冰块的食盒装了。

    趁着天还没黑,带上郑淳,晃晃悠悠地去了。

    夕阳下的坤宁宫,屋顶滚动着金红色的光辉,庄重而静谧。

    听到王安来了,皇后夏敏喜出望外。

    在一群宫娥和嬷嬷的簇拥下,疾步出来迎接。

    “太子,你的伤口愈合了么,不好好休息,还跑到本宫这边来?”

    皇后是一名温婉的妇人,身着便衣,举手投足,自有一股端庄大气。

    或是保养得体的缘故,她看起来只有三十出头,肤容雪白,风姿绰约,体态柔美。

    虽然嘴里数落着王安,但,眼角眉梢的喜意,却自然流露出来。

    显然,对于王安的到来,是极为高兴的。

    难怪我长得这么帅,原来先天基因就这么优秀……王安看着雍容华贵的皇后,感叹一番,站直身体,端正地行了一礼:

    “儿臣参见母后,前段时间,儿臣遇刺昏迷,连累母后担心了。”

    说起昏迷这事,皇后温柔的眼眸中,又起了一层水雾,差点掉下泪来。

    她快步上前,扶住王安,上下打量片刻,连声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擦了擦湿润的眼角,忽又绽放出笑容来:“不说这个,太子难得到本宫这一趟,进去说话。”

    皇后说完,拉住王安的手,母子一起进了内殿。

    王安来得突然,皇后也没做准备,只命人上了几个果盘,权作招待。

    王安也不介意,母子二人,就坐在桌边叙话。

    儿子的到来,让皇后打开了话匣子,似有说不完的话。

    大部分时间,都是皇后在说,而王安则是微笑倾听。

    内容和天下任何一个母亲都差不多。

    不外乎是嘱咐王安,天热了,注意增减衣物,免得染上风寒,还有如何防蚊虫,夜晚点灯,不可靠近蚊帐,不要独自去太液池玩水……

    反复叮嘱,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

    然而,王安一点也没有不耐烦。

    反而觉得,皇后很像前世自己的母亲。

    那年,外出当兵的前一晚,母亲也如这般,坐在灯下,一边给自己纳鞋底,一边叮嘱自己要照顾好身体。

    所谓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

    这是一幕很温馨的画面,母慈子孝,其乐融融。

    直到……

    “日子过得真快,一转眼,太子今年已经十六了吧。”

    皇后轻轻抚摸着王安的头顶,感叹着年华易逝,青春不再。

    “嗯,再有三四个月,就满十六了。”王安乖巧地点点头。

    “这么说,吾儿真的长大了啊。”

    这句王安听来还没什么,可皇后下一句,就让他栗然一惊:“也是时候,为太子寻一门亲事了。”

    这话一出,顿时引起宫女和嬷嬷们的兴趣。

    “娘娘这话说得不错,殿下十六岁,确实该成家了。”

    “没错,这要是在外面,十六岁已经当爹了。”

    “殿下继承娘娘的容貌,长得这么漂亮,不知又会便宜谁家姑娘?”

    说得好,既然谁嫁给我都是占便宜,那咱们坚决不能吃亏……王安可不想这么早成亲。

    二十一世纪的结婚观点,让他下意识觉得,成亲,就是失去自由。

    别啊,我还这么年轻。

    还有无数片海洋没有畅游,无数桃花没有采摘,无数美女投怀没有经历……

    好的水手,绝不淹死在一片海洋里。

    好在,皇后并没有深入这个话题,只是感慨道:“虽说如此,但,还是要太子喜欢,此事,不宜操之过急。”

    “对对对,母后说得好,此事不急,日后再说……”

    王安连忙附和,心里长松口气,示意刘安把食盒放上桌子,回头笑道:

    “儿臣今天前来,一来是看望母后,二来,是研制出一种新的糕点,特意拿来让母后尝尝新。”

    “太子有心了。”

    皇后很是开心,示意旁边的宫女将食盒打开,定睛一看,不由露出疑惑:“咦,这真是糕点?本宫还真没见过。”

    “母后,这确实是糕点,儿臣还给它取了一个名字,叫作冰激凌……”

    王安正指着食盒里为皇后介绍,忽然传来一个清脆娇俏的声音。

    “呵呵,什么冰鸡鳞,世上哪有鸡身上能长鳞片,太子殿下又在胡说八道了。”

    随着声音飞快接近,一名高挑的少女,出现在王安面前。

    少女十五六岁,有一张瓜子脸,肌肤如玉,皓齿明眸。

    她头上扎着双螺髻,两条丝绦垂落,随着走路,一跳一跳,俏皮中带着一丝可爱。

    单论容貌,眼前的少女比起苏幕遮,也是不遑多让,只是多了一分稚嫩。

    唯一美中不足的----当然,是按照王安的标准。

    大抵是少女出身于富贵人家,所以,天生拥有一座豪华飞机场。

    真平,真的平……

    “东海郡主?”

    王安直直看着少女,仿佛见鬼一样,脱口而出:“你怎么又来了?”

    “什么叫我又来了?”少女不满,斜了王安一眼,“我已经离开皇宫半年了好不好?”

    两人四目相交,虚空中爆发一串火光。

    这个东海郡主,是大炎朝东海郡王的小女儿,本命叫作赵文静。

    东海郡王,是大炎朝世袭的封疆大吏,世代忠良,长年坐镇东面,震慑海外百国。

    这一代的东海郡王,因为所娶的妻子,正好是皇后的表姐。

    无形之中,和皇家拉近了距离,成了炎帝的心腹。

    而,赵文静这位小郡主,也深得皇后喜爱,时不时皇后便会派人将她接到宫中,玩耍一段时间。

    几乎每年都会来一次。

    可以说,王安从小到大,在皇宫里见的同龄女孩,除了两三位公主,就属这个赵文静最多。

    只可惜,两人似乎天生八字不和,一见面就会吵架,继而升级为动手。

    王安记得,起初自己还能压制这位刁蛮郡主。

    但,自从赵文静五岁以后,跟随东海郡王学了武功,形势陡然逆转。

    每次只要一动手,最后被打得嗷嗷叫的,总会是王安。

    然后,王安就会一把鼻涕一把泪,跑到皇后跟前告状。

    而皇后每次都会说,文静是妹妹,当哥哥的,要让着妹妹,再说,男子汉不能欺负女孩。

    于是王安哭得更伤心了。

    我不让她,都打不过,要是还让她,岂不是会被揍得更惨?

    这个想法,后来被反复证实。

    赵文静不但武功越来越厉害,又因为女孩发育早,连个头都超过了王安。

    这下王安彻底不是对手,索性绝了报仇的念头,每次遇到赵文静,都选择绕道走。

    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

    只是没想到,双方这么快又撞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