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极品太子爷王安 > 第461章 此事和太子有关?
    “咳咳,尔等无需再争,此事朕自有主张。”

    炎帝轻咳几声,打断下方的争执,顿了顿,看向御史大夫于谨:

    “于爱卿,这件事就交给你们御史台,务必派人前往孙福禄老家,查明真相。”

    “臣遵旨。”

    面容清癯的老者,出列恭敬行了一礼,很快又退回去。

    炎帝沉默片刻,随即宣布:“今日吏部的提案,朕还需三思,关于孙福禄升迁一事,暂且延后吧。”

    这话一出,群臣谁敢有异议?

    大皇子一系的人,面面相觑,不少人难掩失望之色。

    而恵王这边,则跟打了大胜仗一样,一个个趾高气扬,神采奕奕。

    至于改变这一结果的始作俑者王安,再一次功成身退,老神在在杵在边上,冷眼旁观。

    没人觉得孙福禄升迁失败,跟他能有多大关系。

    毕竟,他的消息不是听说,就是据说,全是做不得证据的“信口开河”。

    而且,也听不出他是在故意针对孙福禄,更像是没有脑子,听到什么就说什么。

    众人更愿意相信,炎帝之所以做出这一决定,更多还是迫于两派的压力。

    再加上王安刻意深藏功与名,几乎所有人,都下意识忽略了他才是这场争斗的关键。

    甚至,恵王一系里,不少自以为是的大臣,还把他看作一个笑话,暗暗嘲笑。

    这个蠢货太子,道听途说,不过脑子,反而帮了他们这边一个大忙。

    有了这次胜利,恵王殿下定然声名大噪,随之投靠过来人也会更多。

    对这些人来说,未来好处多多。

    殊不知,这一切都是王安故意为之。

    他很清楚自己的处境,撇开炎帝对他的庇护,他如今真正拥有的实力,其实还很弱小。

    这个时候,无论昌王还是恵王,和他们任何一方对上,王安都没有胜算。

    别看他数次让王睿吃瘪,但,那都是有炎帝在背后撑腰。

    真要真刀真枪刚正面,王安手底下,除了苏家,以及两万需要接济的流民,便再没有几个可用之人。

    这点家底,在另外两人眼里,根本不值一提。

    所以,作为弱小的一方,面对这种局面,王安早早制定了十二策略。

    驱虎吞狼,韬光养晦,静待时机。

    一句话,你们慢慢打,最好打出狗脑子,我先发育一波,稳住别浪。

    朝会接近尾声,这时,从门外传来一个尖细的声音:“云山伯觐见!”

    “云山伯,他怎么会来?”

    群臣一阵骚动。

    要知道,这些勋贵,除了个别手握大权的,大多都被特许,可以不用天天上早朝。

    至少云山伯,众人就有很长一段时间未曾见过他。

    他们都很好奇,到底是什么事,让此人在朝会即将结束时,赶来金銮殿见驾。

    “宣。”

    炎帝一声令下,俄顷,一个顶盔掼甲的身影踏步进来,甲叶碰撞出铿锵之声。

    “嘶……”

    众人见他全副武装的样子,不由更加好奇了。

    虽然云山伯是武官,但,即便是武官上朝,也有专门的衣袍,鲜少有人会穿一身盔甲进来。

    事出反常必有妖啊。

    “臣温景,参见陛下。”

    云山伯一直走到大殿中央,才停下脚步,躬身行礼。

    “起来吧。”炎帝盯着他看了几秒,“温景,你这个样子前来,可是有什么事情?”

    话音刚落,但见温景一撩下摆,轰然跪地,抱拳请求道:“回禀陛下,臣有一事相求。”

    “何事?”

    “臣恳请陛下,准许臣调查京城人口失踪案,臣定当不负陛下期望,誓要将这伙害人的豺狼剿灭!”

    云山伯声音如钢铁般冷硬,似乎和这群拐子有不同戴天之仇。

    只是,他的这个要求,却把人看傻了眼。

    你一个统领左武卫的武将,却跑去查案,这不是越俎代庖,张冠李戴吗?

    你让负责刑案的大理寺、刑部、甚至京兆府的人怎么想?

    合着我们一群专业人士,都是酒囊饭袋,还需要你一个外行人来帮忙?

    伤自尊啊。

    叔叔可忍,婶婶也忍不了。

    当即就有刑部的官员站出来,斜眼看着云山伯,冷冷一笑:“云山伯,请恕下官无礼,有道是术业有专攻,你身为武将,哪来的资格调查这些案子。”

    云山伯看了他一眼,再次回头抱拳:“正是因为没有资格,微臣才斗胆请求陛下,只要陛下点头,臣就有了资格。”

    又有一名官员出列:“云山伯何出此言,难道是觉得,我等都是饭桶,唯有你才能力卓著不成?”

    云山伯也不甘示弱,冷哼一声:“你们是不是饭桶,我不知道,但,我女儿前日被人绑走,却是千真万确的事实。”

    他顿了顿,扭头直视着那名官员,目光凌厉:“既然你们在负责京城治安,那是不是该给本伯爷一个解释?”

    话一出口,朝堂上顿时炸了锅。

    “什么,云山伯的女儿被人绑走了?”

    “这些匪徒如此猖狂,京城治安堪忧啊。”

    “难怪云山伯会来这里,这是被惹怒了,想要报仇啊……”

    刚才还和云山伯争辩的两名官员,此刻全都变了脸色。

    “怎么会这样?发生了这种事,我等怎么一点也不知情……”

    “哼!你们当然不知情,一群尸位素餐之人,若是没那本事,趁早让给别人才好。”

    云山伯毫不掩饰自己的讥讽,也惹怒了这两个人,争锋相对道:

    “你胡说,京城周边的治安,向来风和气正,大家有目共睹,你分明就是借题发挥!”

    “你们才是放屁!”

    云山伯也是毫不客气,冷笑道:“呵呵,好一个风和气正,那我女儿被绑一事,又该怎么说?”

    “这……”两人一时语塞。

    眼看他们迟迟说不上来,云山伯继续乘胜追击:

    “原来你们也知道理亏,此次小女遇险,若不是太子殿下出手相救,恐怕至今还深陷狼窝,就算你们不站出来,本伯爷也要向你们讨个说法!”

    炎帝和群臣又是一怔,怎么此事,和太子还有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