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极品太子爷王安 > 第407章 真正的贼!
    “两位,菩萨已经给出了结果,谁是谁非,就看你们的诚心了。”

    王安说话的对象,自然是云裳和银环。

    云裳妩媚勾人的眸子,若有深意地看了王安几秒,她忽然转动欣长的脖颈,看向另一边的银环。

    檀口轻启,轻蔑一笑:“贱婢,这下子你无所遁形了。”

    银环此刻的心情很忐忑,韩嵩不敬鬼神,不代表她不敬畏这些东西。

    还好,手中的白纸依旧没什么异常,这让她松了口气,强作镇定道:

    “你别信口雌黄,到底谁是小偷,你自己最清楚。”

    “咯咯,我当然清楚,我也相信,菩萨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云裳娇笑道。

    银环冷笑一声,刻薄且恶毒地道:“你们这些出来卖的贱货,能有什么好东西。”

    不知为何,云裳竟不生气,笑声越发从容:“咯咯,你急了。”

    “你……”

    银环又要咒骂,却见云裳已经别过头去,对着琉璃观音三叩首,随后站起来,再一次跪下,继续磕头。

    三跪九叩?

    银环神色一动,云裳已经开始了,自己呢?要不要跟做?

    可是,万一菩萨真的显灵……她的内心充满焦虑和不安,只能又一次把求助的目光,投在韩嵩身上。

    这一次,韩嵩也没辙,只能轻咳一声:“我韩家人,行得正坐得端,没什么好怕的。”

    这话像是帮她辩解,又像是给她打气,银环把心一横,终于也磕了下去。

    佛祖也好,菩萨也好,都是传说中的神灵,她还不信了,事情真有这么邪门。

    结果,当她瞌完九个响头之后,再看手中的白纸,整个人瞬间犹如被雷劈中……

    原本还空空如也的白纸上,竟凭出现了一个淡褐色的文字。

    尽管字迹颜色较淡,但,和四周冷色调的白色一比,依旧无比显眼。

    “贼”。

    简单易懂,但凡蒙学过一段时间,都认得这个字。

    “怎么会?!”

    韩嵩一直注意着银环手中,见到这个突兀显现的字,也是骇然失色,吓得倒退两步。

    他不死心,急忙朝云裳手中看去。

    对方手中,仍然是一张白纸,上面什么都没有。

    韩嵩心里顿时掀起滔天巨浪,难道,这世上真有神灵不成?

    “嘶……”

    一片倒吸凉气的声音之后,吃瓜群众们直接炸开了锅。

    “天啊,银环的纸上真有字,是一个贼字,那岂不是说,观音象可能是被她偷走的?”

    “把‘可能’二字去掉好吗,连菩萨都显灵了,她当然就是那个小偷。”

    “我就说,云裳大家这么高雅的美人,怎么会见财起意,原来真是被栽赃的,太子殿下真是神了……”

    各种刺耳的议论声,让韩嵩这个主人颜面尽失,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而银环也好不到哪去,脸色阵红阵白,几乎羞愤欲死。

    当众被揭穿倒还是其次,那个来自未知之上菩萨的惩罚,才是她真正害怕的原因。

    不畏人言畏鬼神,此女伺候韩氏这么久,自然也是深受影响。

    她就像一个被信仰之神抛弃的叛徒,整个人惊慌失措,丧家犬般瑟瑟发抖。

    “不,不……我没有,我没有偷,我不是贼!”

    极度惊恐下的银环,蓦然情绪爆发,将手中写着贼字的纸张撕成无数碎片。

    似乎,这样就可以掩盖自己的罪行。

    云裳却偏偏火上浇油:“没用的,大家都看见了,贱婢,敢栽赃我,这就是你的下场,等着坐牢处决吧!”

    “不,我不要坐牢,我不想死,我不是贼,不是……”

    银环吓得眼泪都出来了,可惜,人们并不吃她这一套,纷纷指责起来。

    “少假惺惺,如今证据确凿,你才是偷玉观音的贼,还狡辩什么?”

    “之前污蔑云裳大家的时候,你那副刻薄恶毒的嘴脸,可不是这样子的。”

    “就是,哭有用的话,世上就不会有那么多罪犯了,做错了,就要接受惩罚……。”

    “不,我不,我还年轻,我不想去坐牢,那里面是地狱。”

    银环几乎处于崩溃的边缘,忽然手脚并用,爬到韩嵩面前,声泪俱下:“老爷,奴婢知道你有办法,奴婢不想死,求你救救奴婢,奴婢就算做牛做马……”

    话还没说完,就见韩氏冲上去,揪住她就是两耳光,一边大骂道:

    “好你个贱婢,原来是你偷走的玉观音,妾身真是养了一头白眼狼,你个吃里扒外的东西,看我不打死你!”

    多年吃斋念佛的韩氏,可不像表面那么好脾气,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打。

    银环被打得连连惨叫,不断跪地求饶:“夫人饶命,饶命,奴婢错了……”

    韩氏不依,最后还是王安看不下去,叹了口气:“韩夫人,举头三尺有神明,这里可是佛堂,你就不怕亵渎了菩萨?”

    韩氏一愣,才想起地方不对,连忙道谢:“多谢殿下提醒,是妾身迷障了。”

    接连念了好几句佛,这才重新吩咐道:“来人,给我把这贱婢拖出佛堂,找几个护院过来,我今天要请家法!”

    两个家丁很快冲进来,银环吓得魂飞魄散,慌忙扑上去保住韩嵩的大腿,撕心裂肺道:

    “老爷救命啊,老爷,明明是你叫奴婢做的,奴婢不要荣华富贵,求你救……”

    韩嵩听她情急之下竟说漏了嘴,脸色剧变,猛地大喝一声:“住嘴!你胡说八道什么,给我把这疯女人拖出去,快!”

    没错,银环并没有说错,她就是受到韩嵩的指使,才会协助他上演这出栽赃的戏码。

    原本,韩嵩父子觉得,这个计划天衣无缝。

    谁能想到,王安竟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无中生有,搞出菩萨显灵这一招,硬生生扭转了局面。

    这一点,事情没有任何人想得到。

    更让韩嵩叫苦不迭的是,银环在最后关头,险些将他给拱了出来。

    一滴冷汗滑过他的鬓角,明明已经是五月的天气,韩嵩却觉得脊背阵阵发凉。

    这种感觉,很不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