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极品太子爷王安 > 第392章 极品父子!
    众人折腾了半天,好歹把韩嵩抢救过来。

    老头睁眼后,第一时间注意到大儿子手中的汤碗,咂吧几下嘴:“好香,你给我灌的什么东西?”

    “能不香吗,爹啊,为了把你从阎王殿拉回来,儿可是下了血本,炖了一支百年老参……”

    韩云帆放下碗,还没说完,只听韩嵩惨叫一声:

    “什么?一支百年老参,起码上百两银子,你就这么炖了,糟不糟践啊……我打死你个败家子!”

    说着,劈头盖脸就给韩云帆几耳刮子,打得后者连连求饶。

    “爹,儿可是为了救你,才炖的老参,大夫说了,这东西回魂,儿也不想啊……”

    韩嵩敲着汤盆里的老参,尤不解气:“你个蠢货!人家说什么你就信什么,救人又如何?

    “你切几根参须进去,不也能熬一锅汤,犯得着整根一起炖啊?”

    韩云帆恍然大悟状:“是啊,我怎么没想到,爹教训得是,儿下回一定谨记。”

    “还敢有下回,你……你是想气死我,好继承我的家产是吧?”

    韩嵩气急败坏道:“我告诉你,别想,一个子都没有,我韩嵩怎么生了这么个蠢物,比起你弟弟差远了!”

    说到韩云峰,又露出悲哀的样子:“可惜,云飞被那纨绔太子打断了腿,要是他在这……哎,我的儿啊,这是作了什么孽啊?”

    “要是他在这,就不止是炖百年老参了,千年的恐怕都舍得。”

    韩云帆话里带刺,再次气得韩嵩跳脚:“你什么意思,埋怨我偏心是吧?”

    “本来就是,家里的钱财,弟弟想用多少就用多少,只有我,每次都要报备,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后娘养的。”

    韩云帆小声嘀咕着。

    “哼,就你这猪脑子,也配和你弟弟比?”

    韩嵩嗤之以鼻:“知道你弟弟用钱你干啥吗?和大皇子的人联络感情,换你去,恐怕人都被你得罪光了。”

    “没有试过又怎么知道?”韩云帆明显不太服气。

    见韩嵩一脸嫌弃,韩云帆不服输的劲上来了,得意道:“爹,你还别不信,比如这次你交代的事,目前打听到消息的,就只有我一个。”

    “就你?”

    “自然就我,我已经打听到,是谁在背后操纵盐价。”

    “你……你真没骗我?”

    “哼哼,这回总该对我刮目相看了吧?”韩云飞一脸得意,尾巴都快翘天上了。

    韩嵩心想八成是走了狗屎运,嘴上却表扬道:“好,是爹说出错,你还是有几分才能的……快告诉爹,主使是谁?”

    韩云帆越发嘚瑟:“呵呵,怎么不去问你那机灵的二儿子?”

    好嘛,说你胖你还喘上了……韩嵩顿时劈头盖脸一顿骂:“……少废话,叫你说你就说,还想不想要这个月的例钱?”

    韩云帆筹码在手,一点不慌:“加一百两,我就说。”

    “一百两,你干脆把我的命拿去算了。”韩嵩翻着白眼。

    “那……那五十两也行。”韩云帆心疼地降低价格。

    “想都别想,最多五钱银子,多的一文都没有!”韩嵩斩钉截铁道。

    “五钱银子?!”

    韩云帆犹豫了半天,还是选择了接受。

    蚊子再小也是一块肉,况且,还是从抠门的韩嵩身上刮出来的。

    谈完加例钱的事,韩云帆随后将消息说出来。

    毫无意外,昨晚那个追查到盐井的人,正是他手底下的人。

    韩嵩听完后,恨得牙痒痒:“我就说盐价为何跌得这么快,原来,竟是这附近有人发现了盐井……这批盐质量很不错,看样子,产量也不低,到底是谁走了这种狗屎运?”

    “这个人爹也认识,只是……孩儿不敢说?”韩云帆忽然犹豫起来。

    “有什么不敢?说!”韩嵩呵斥道。

    “那我可说了,爹你做好心理准备。”韩云帆踟蹰道,“这个人,就是苏家那个叫苏允文的小子。”

    “苏允文?”韩嵩回忆道,“此人我知道,就是上次买咱家地那个,我亲自卖给他的。

    “嘿嘿,苏家投靠了那纨绔太子,正好从他们身上宰一笔,也算是帮大皇子殿下提前打击对手。”

    他忽然叹息摇头:“可惜,那家伙只交了两万两订金,还差着八万两,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到账?

    “既然他发现了盐井,可得催催了,说不定,还可以把盐井拿来抵债。”

    韩嵩越想,越觉得这事能成。

    趁机把盐井抢过来,到时候,再控制盐价回升,两头赚,还不美滋滋?

    想到这,他对大儿子刚才的担忧嗤之以鼻:

    “就这?虽然为父确实很嫉妒他的运气,但,还不至于让你不敢说吧?”

    韩云帆脸色不太自然:“爹,儿说的不是这件事。”

    “不是这件,是哪件?”

    “孩儿想说的是,苏允文发现盐井的那块地……”韩云帆犹犹豫豫。

    “那块地又怎么了?”

    “爹,你悠着点……发现盐井的地方,正是我们之前卖给他的城西盐碱地。”

    韩云帆一边小心翼翼说话,一边观察韩嵩的反应。

    韩嵩似乎很平静:“哦,城西盐碱地……什么?!你是说咱家那块城西盐碱地?”

    他的声音陡然高了八度,震得韩云帆耳膜嗡嗡响,只是不住点头。

    “不可能!绝不可能!”

    韩嵩震惊过后,又露出怀疑的神色:“那块破盐碱地,鸟不拉屎的地方,地下怎么可能会有盐?”

    韩云帆嘀咕道:“你都说是盐碱地了,沾了一个盐字,为啥地下不能有盐?”

    “所以说你是猪脑子,你当这东西是地下水,到处都能挖出来?”

    韩嵩冷哼一声,继而皱起眉头:“奇怪,这块地我韩家占有多年,都没发现有盐,他一买去,就挖出来食盐,天底下有这么巧的事?”

    “就是这么巧,爹你还别不信,我手上就有证据的。”

    韩云帆信誓旦旦道:“昨夜我手下的人,追查到目标后,特意跟去现场,在采盐的卤水池里,偷了些卤水回来。”

    “卤水?干得漂亮!”

    韩嵩眼睛一亮……